西班牙:修炼环境的变化改变了我的生活(译文)

Print

【圆明网】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叫道琳,是来自西班牙的法轮功学员,我2007年开始修炼大法。

2013年纽约国际法会是一个转折点,从此我的生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首先是我的内心,然后是我周围的环境。能参加这次法会并如此近距离地见到师父是我巨大的荣幸,与这么多学员交流修炼心得真是神奇而美妙的经历。这次法会也带给我宝贵的修炼机缘,使我有幸参与协调工作,把神韵首次带到西班牙。

从纽约回家后,我收拾行李,跨越3000公里的距离,和我五岁的女儿一起搬到了巴塞罗那,经历了我生命中最深刻的变化。当然,这些年来我必须面对和去除的第一个最大的执著是不舍得离开我童年生活的环境。但这些天来,我越来越清晰地看到师父为我安排的修炼道路,所以我可以把这个包袱去掉了。事实上,我已经学会了集中精力做眼前的事情,并悟到每件事情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知道一些事情开始时显得复杂和难办,我必须放下执著才能继续前行。

向内找

我的工作环境也发生了彻底的变化。母亲和我拥有一家公司。现在有五位同修在这里工作。也就是说,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几乎整天都是和同修们在一起。这个环境给我们互相交流和共同提高心性提供了宝贵的机会。几乎每天当我们面对外部世界带给我们的问题时,我们能够看到每个人对待问题的不同方式,在很多情况下我们会针对问题集体交流以提高每个人的认识。

当然我们之间也会有摩擦,也经历过困难时期,有过意见分歧。但首先我们是大法弟子!所以我们有师父教给我们的法宝:向内找。感谢师父的这个法宝,在寻找自己在哪些问题上落后了,和哪里有隐藏的执著的过程中,我们提高了上来,问题也迎刃而解。我发现我的很多执著的根源都是怕心,以这种或那种方式表现出来。怕心似乎隐藏在许多我仍然没有去掉的常人观念的背后,我每天都会发现我有这样的观念。

跟家里人一起工作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母亲是我的老板,在很多情况下我们在销售和决策上有不同的想法。我们在对待私人生活和对我女儿的教育上也有不同的意见。

我曾担心我搬过来与母亲同住会使我们的关系变得复杂,会使事情变得更糟。我曾想,我们只是共同生活一段时间。但是因为我们有了“向内找”的法宝,实际情况与我所担心的正好相反。我知道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考验。我首先正视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忽视问题的存在。不管怎样,如果我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在修炼上就没有提高,我们生活在一起也不会愉快。而且我母亲也是一位修炼时间很长的法轮功学员,因此所出现的一切都伴随着激烈的心性过关,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现在。

师父在《精進要旨》“与时间的对话”中说,“神:这些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

向内找是一把钥匙。我从十几岁开始已形成了一种习惯,总是爱挑剔我的母亲。所以每次当我觉得母亲的做法让我感到困扰时,我会先停下来一秒钟问一下自己:“等一下,我为什么觉得烦心呢?是不是我也有执著?也许我在其它环境下也对别人做过同样的事?”

这种内心的改变也带来外部环境的变化,现在我们的关系已经改善了很多,尽管我发现在修炼的路上仍有很多障碍会使我摔跤,甚至有些时候自己真的摔了跟头,但我每天都尽量做好,在这种情况下不忘善和忍,我需要一直保持警觉。我也很感谢母亲帮我照顾女儿,这样我可以更多地参与神韵的工作。

形成一个整体

我刚到巴塞罗那的时候正赶上开始推广2014年神韵。这是西班牙第一次迎来神韵,所以对我来说是一项全新的工作。我需要尽最大的努力尽快学习。这里的每个学员也都面临同样的问题。

我们巴塞罗那和西班牙其它地区的学员不久后开始高密度学法。我们建立了几个固定的面对面集体学法点。所有能够参加的同修都来了。我们全国同修还汇聚在一起进行了两天的集体面对面学法,我们在网上的集体学法也更加频繁。每次都汇聚了越来越多的同修,全国和各个地区的整体上的正念之场越来越强。

我们有机会面对面学法交流,整体提高。我们共同的目标感越来越强。通过学习和交流,我们对神韵和怎样介绍神韵的知识也在每天增加。我们都参加了介绍神韵的培训,力求做得最好,并且无条件地互相配合。助师正法,最大限度地救度众生是我们的根本目标。

我很荣幸能够跟这么多同修交流我的修炼体会和对法的理解。以前我在一个遥远的地方独自修炼,当我搬到一个周围都是同修的大城市里修炼时,环境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这些同修中每个人都教给我一些让我内心很珍惜的东西。我们在努力形成一个坚固的整体的过程中,每个人都感觉自己是同一个机体上的一分子。说实话,现在当我们在一起学法时,我感觉就象回到了家。

每次当我回想每个同修的无条件配合时都非常感动。很多人都尽最大可能地来到巴塞罗那,有的甚至赶很远的路只为在这里呆上一个周末。很多人调整了假期以便能到这里来帮忙。很多同修睡在一间简陋的房间里,他们放弃了舒适的环境和习惯的作息时间,甚至个人隐私。他们的心是如此纯净。

我们学法的协调人作了很细致的工作,她就象是把我们聚合在一起的粘合剂。她尽力不落下任何一个同修,在面对面集体学法前,她直到晚上很晚还在打电话或发电子邮件提醒每位同修,告知要学的章节,如果没有她的努力,可能无法让神韵的观众坐满剧场。

“弟子们,精進吧!最伟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们证实大法的進程中产生。你们的誓约将成为你们将来的见证。”(《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2014年推广神韵

在某种程度上,我在公司的工作和神韵的项目是同时展开的,我的同事们也一样。我们在推动公司工作的同时协调好神韵的项目。我很感激能有这样多的机会与同事交流。我觉得师父安排我们在一间办公室里工作一定有非常特殊的因缘。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将对这一切有更深的领悟。

那么多人来到我们的办公室,真是让人难以置信:销售人员想卖给我们广告,印刷公司向我们推销服务,市场企划公司为我们公司提供一个广告计划等等,最后他们都跟我们建立了良好的联系,为我们推广神韵提供了帮助。我们的办公室似乎成了与有缘人联系的通道,他们或者协助我们推广神韵,或者成了神韵的观众。他们似乎都是被引导到这里来了。

我们终于有了神韵的小册子!神韵的推广开始了,派发神韵传单的任务也随之而来。

我们设了一些推广神韵的摊位,同时,在商业街上派发神韵传单,也往高级住宅区的信箱里放传单,在重要剧场的入口处介绍神韵,我们将神韵的海报贴在商店的橱窗上。我们所有的人都非常努力,最大限度地覆盖所有地区,而且始终记住我们要向主流社会推广神韵。

同时,我们在报纸、电台上登神韵的广告,在最繁华的商业区设置灯箱广告,我们把神韵的视频发到互联网上,并发送简讯,我们通过俱乐部和协会的会议向这些团体介绍神韵。

有些同修将神韵的标志印刷到他们的汽车上,并将车开到别的省。在城市里到处都能看到印有神韵标志的汽车。每个学员出门时都会带上神韵的简介,利用每一个与人谈话的机会介绍神韵,建立良好的联系,不管是在大街上、火车上还是在飞机上。

我们只要去做,有缘人就来了。我们只是有缘人来观赏神韵的媒介。能够助师正法,最大限度地救度众生是多么大的荣幸啊!

有一次,我们在一个商业中心设了一个神韵的推广点。我负责设立这个摊位。其实,因为我的常人工作,根本无法完成这个任务。因此别的同修帮助我做了。接下来是在商业中心开张的时间内安排同修排班向有缘人介绍神韵。我当时想,虽然我不认识所有的同修,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间有空,也不知道每位同修的特长,但我会尽我所能做好这份工作。

当准备开始工作时,一位协调人给我打电话说,她已经找了另一位同修代替我的工作。她没有解释原因。我立即感到失望、挫折和沮丧,因为我猜想她是觉得我没有做这份工作的能力。我又立即觉得也许她是对的,我也许真的没有能力干好这个工作。所以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心情很糟糕,很显然我动心了。我觉得沮丧,我的自我受到了伤害。但是,如果我连这个工作都做不了,我还能做什么协调工作呢?也许我不应该做协调人∙∙∙∙∙∙ 也许我还没有达到那个高度。

时间在向前推进,这位代替我的同修按照我列出的摊位开放时间组织同修值班,以免空档。她组织好同修后通知我。我开始意识到这位同修对这个工作非常热心,也非常感激。有一次她跟我说,她以前与人沟通有困难,这个工作给她提供了与人联系的机会,对她帮助很大。在那一刻我的眼里充满泪水,我明白了一切。一方面我对自己开始的想法感到愧疚,另一方面,也感激师父把一切都安排的如此完美。我只是做好分派给我的工作,不需要问为什么,我永远不会失去目标,最重要而且首先要做到的是信师信法。

“过去的修炼,它只是个人圆满的问题,做好做坏是个人问题。现在要救度众生,就牵扯了一个互相协调的问题、配合的问题。在协调过程中,就会有人心反映出来。”
(《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神韵来到巴塞罗那

神韵的介绍、在媒体上登广告、在街上发传单、开口讲、商业中心的电视视频广告、向不同的团体介绍神韵、访问公司和体育俱乐部∙∙∙∙∙∙我们都做了!同时我们高密度发正念、学法和炼功。

当神韵剧组到达时,我们都屏住了呼吸,决心面对最后的冲刺。

安全组各就各位,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的新闻组准备就绪,协调迎宾的工作也准备好了,最后门票的销售也安排妥当,有学员坐在剧场的花园里发正念和学法。突然间,神韵艺术家们来到了剧场,他们一个个面带笑容,宁静而祥和,他们从我们面前走过,似乎感觉到我们那长久的等待、我们的热情和对于他们使命的尊敬。

在四天的神韵演出期间,我在安全组工作,一直坐在入口处的一个小办公室里,这里成了各种信息的交汇处。我在这里学到了很多!

这里的工作让我感到新奇,因为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小办公室是信息的中心,负责解决各种问题,也是为神韵团的工作人员、艺术家和乐队设立的咨询处,为他们及时提供帮助。在四天的时间里我负责这里的接待并协调安全组的工作。

有些问题是我以前从来没有接触到的,我必须想办法解决。四天里这里几乎没有空闲。

我很荣幸能从我工作的这个角度来体会神韵的庄严神圣。有些学员就像是一个全面手,负责所有的细小任务,比如到街上去购买一些需要的东西、把神韵简介送到某个地方、移动箱子、找一只钢笔、买塑料杯子、接人或送人等等。其他人则被分配去干不同的事情。一些女学员们到楼下的洗衣房里去洗衣服和熨衣服,她们怀着感激的心,与其他同修一起,在炎热的地下室里辛勤地工作几个小时,仿佛神圣机器上的一个个齿轮。

沉浸在繁忙的工作里,在人来人往之间,大家一个共同的感觉是,一切都应该完美无缺。而这一切工作的中心,像一个不可逾越的、坚实和神圣的核心,就是神韵艺术团。

我进入一种几乎什么都不想的状态。我觉得不能让任何杂念干扰了神韵正在履行的神圣使命,所以我只是不停地发正念,尽力让自己做一个工具。

神韵团所有的艺术家和工作人员都是如此的正直和自律,如此精進和慈悲!当他们离开巴塞罗那之后,他们的祥和与宁静却留在了这里。我感到我们每个人都希望神韵永远不要结束。

我觉得自己与这个重要的使命相比显得太渺小了。但我学到了很多:你做什么并不重要,尽力把你所担当的事情做好,因为最重要的是你用心的大小。尽管从外观上看似乎你在控制一些事情,而用心的程度才是你真实的心性所在,那才是师父所看重的。正如一位同修不久前提醒我的那样:我们不应该执著自己,我们只是一个工具。

我感到神韵是我们修炼路上的提升机,促使我们更加精進。从中我们纠正自己,升华自己,纯净自己,成为一个更好地实现共同目标的工具:助师正法,最大限度的救度众生。

谢谢您,师父。我从灵魂的最深处感谢师父的帮助,谢谢您引导我修炼提高,帮助我走过无数的魔难。我将面对修炼路上的一切,以达到您所要求的标准。我将正念强大,永远不会说我不能。我很愧疚有时我很晚才意识到自己的执著。谢谢您安排这么多同修在我旁边教导我,这对我帮助很大。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14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