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我的得法经历和修炼体会

Print

【圆明网】我来自中国新疆,是一位哈萨克族人,得大法前是穆斯林。我修炼三年多了,心里有很多想要跟同修分享的,但受语言限制,不知怎么完整的把心里想的表达出来,心里压力很大。写交流文章的过程对我来说也是修炼的过程,是去掉怕心、自卑心、名利心和放下自我的过程。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完成了这篇修炼体会。

1、得法的不易

我以前在新疆,因新疆和北京有两个小时时差,我每天晚上8点以后才下班。回家就看韩剧,从来没有注意过有关法轮功的消息。2005 年底,我第一次听我的朋友说她的同事因为炼法轮功被关起来了。当时我没有进一步问法轮功是什么,我认为自己信的宗教才是唯一的,对别的宗教信仰都不以为然,对别的什么功更不关心了。

几年前有机会来到瑞士,瑞士不承认我在中国的学位。所以我就决定一边打工,一边上学。为了交学费和生活费,白天我拼命的工作,晚上和周末上学。几年下来非常的累。

我以前在国内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在医院当医生,有自豪感。在瑞士,我得重新从底层开始。我心里很失落。我把名利看得很重,加上来自家庭的矛盾,与继母和同父异母妹妹之间的矛盾,同事之间的勾心斗角等等,使我精疲力尽。很累的时候,我哭过。我累的失眠,还有心律不齐,胸闷,眼睛痛的既不能看书,也不能看电脑。我内心焦虑,盗汗,怕冷怕风,如果20 米远的窗户开了一点缝,我马上就感觉冷。因为出汗多,每天要换几次衣服,最多时一天换12次衣服。冬天连毛衣和羽绒服都被汗水弄湿。这些症状越来越重,因为怕风,开窗户时必须戴帽子,要不然就马上感冒,身体虚胖,一年不见的同事见我时,以为我是在坐月子。我出门必须背很大的背包,包里带很多换的衣服。

西医查不出原因,我就经常去看中医。因为治疗效果不理想,我经常换中医大夫,服了两年多的中药。瑞士中药很贵,挣的工资买中药吃,花了很多钱。我常常靠服用安眠药睡觉。第二天头昏昏沉沉的,注意力不能集中,工作和学习没有效率。后来我整夜不能睡,感觉全身长满了刺,全身发抖,恐惧,很害怕夜晚的到来。这影响到我先生,他整夜整夜的陪我, 给我倒水喝,热牛奶,他也睡不好。我白天上班时,如果病人进诊所的门,我就害怕的不行。这样我就不能上班了,最后只好辞掉了所有的工作,在家休息。

当时我感觉我只是个能走路的躯壳,生活没有意义。在火车站等火车时,我强迫自己站得离火车道远一点,以免想跳下去。在身体很差时,觉得所追求的名利、出人头地等,其实一文不值。我对人生产生了很大的怀疑:我到底为什么生下来了,为什么受这么大的罪。

幸运的是,当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遇到了法轮功。

一天,我的一位医生朋友来我家,带了她的另一位刚认识的同事。这位同事给我讲了法轮功真相。那时我对他讲的东西半信半疑,不明白为什么医生也炼法轮功?所以跟他争论,还问了他好多问题。

过了几天,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不知怎么的打开了新唐人网站的《细语人生》节目,看了一个节目:《福兮,祸兮/戴宜威的人生故事》。 我听后觉得不可思议,戴宜威说她在网上看了一遍《转法轮》,第二天病就好了。我半信半疑,也想试一试,就给那位我刚认识的医生打了电话。他很高兴,给我带了一本《转法轮》和师父讲法录音mp3,教了我一遍炼功动作。当时我没有完全学会,就继续在网上学了几遍。之后我的一切症状,一切不舒服,3 天之内一扫而光没有了。我很惊喜,我才相信法轮功,相信超自然的能力是确实存在的。

我炼功时不由自主地流眼泪,打坐时眼泪也往下淌,衣服和座垫都弄湿了。看《转法轮》时眼泪也往下流。我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坐在那儿,眼泪就往下淌,能连续哭几个小时。可能我明白的那面知道为什么。

虽然我们少数民族生活在中国大陆,但因文化、语言和宗教的不同,修炼对我来说太陌生了。我不知道什么是佛,什么是道,什么是如来,不知道修炼是什么意思。刚开始我不理解《转法轮》书里讲的有关气功和修炼的内容,但是我发自内心地喜欢“真善忍”,认为不管哪个民族,哪个宗教的人,只要按照真善忍生活,这个社会就变好了。

随着进一步学法,慢慢的我明白了书里讲的内容。我明白了我是从哪里来的,人为什么受苦,怎样做一个好人,做个更好的人,完全为了别人的人,修炼是什么,明白了今生来到人间的目地就是返本归真。法轮大法不讲形式,是直指人心的修炼,能够让人真正的做个好人。

我明白了这是我要走的路,决定一心一意修炼法轮大法。我真后悔为什么我在中国没有早一点去接触法轮大法。那样我就不会伤害别人,不会在无知中造业,不会追求名和利,还把自己弄得一身病。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没有大法我都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呢。

修炼后我能重新工作了,也能继续完成我的学业了。我的毕业论文写的是有关失眠的问题。在论文里我讲述了炼法轮功治好了我的失眠。炼法轮大法后,我学习、考试都很顺利。我还参加了全国统考的中医医生资格考试,获得了很好的成绩。

2、去自卑心

我从小学到高中毕业,是用我自己的母语上的学,高中毕业时会说简单的汉语。上大学后学了正规的医学汉语。所以我的汉语发音带有新疆口音,有时工作中如果发音不对时,同事们就笑我。这使我产生自卑感。修炼后,我慢慢的去掉了这个自卑心。

开始我跟当地瑞士德语区的同修一起读了几遍德文《转法轮》。我没有完全理解,我就读中文《转法轮》。书里有不认识的汉字,我就查字典,问汉族同修,问他们我不理解的部分。后来就上Sonant 跟同修一起读法了。刚开始很怕大声读,就怕读不准,有口音。刚坐在电脑旁打开 Sonant 开始读时,胸部压得喘不过气来,害怕读错,害怕发音不对,越紧张越结巴。很感谢同修们的耐心、鼓励和善意的纠正。我知道学法是严肃的,我现在能放下自我了,放下了顾虑心和私心。发音不对时,我非常乐意同修们纠正。每星期参加集体面对面学法,学法能跟上了。

3、去怕心

我从小胆子小,怕心很重。怕心成了我做好三件事的一个很大的关。记得第一次跟同修们一起在繁华街道上设立摊位,向民众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并征集停止中共活摘器官的签名活动时,我怕得腿软,藏在同修的身后,怕中国人看见我,不敢开口跟陌生人讲话,我很苦恼。

师尊在经文《讲真相的根本目的》中说:“这场迫害无论怎样邪恶,大法弟子是在邪恶的考验中走向圆满,而真正危险的是被邪党灌输了谎言的世人。”

我想,在中国大陆的同修,因为炼法轮功,而被打压,关进监狱,活摘器官,而在国外宽松的自由的环境里修炼的我,有责任反对迫害,揭露邪恶,讲真相是我的责任。

当我的怕心上来时,我就背师尊的《洪吟》二里的“怕啥”,慢慢的怕心没有了。我现在参加征签活动不怕跟陌生人和中国游客讲真相了。我还参加过向大陆讲真相的电话组,也参加了几次发神韵广告工作。

修炼后,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用善心对人。现在和继母及同父异母的妹妹关系很好,对我先生也不发火了。在工作中看淡名利,处处让一步,和同事关系也融洽了。

在此我由衷地感谢师父让我得到了法轮大法。我要不断提高心性,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文中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2014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