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给政要讲真相以及整体配合的体会(译文)

Print

【圆明网】

尊敬的师父
尊敬的同修们

我叫做伊娃,来自瑞典。追求灵性的成长,对于我来说一直是很自然的事情,当我在2006年遇到法轮功并且开始修炼的时候,我感到法轮功比我之前遇到的任何东西都伟大,开始修炼后,我就再也放不下这个功法了。

我成为修炼人之后不久,第一个孩子出生了。我的讲真相开始于为大纪元作翻译,同时我也参加我们这个地方的活动。之后我们有了更多的孩子,我开始意识到抚养大法小弟子是多么伟大的责任,因此,好长一段时间后,我才开始参与跨地区的大法活动,和外地的同修们见面。

现在,我想分享一下我给政要讲真相,以及如何配合的经验。

联系政要

两年前,“医生反强摘器官组织”(DAFOH) 开始了国际征签运动。我们需要通知瑞典的国会议员,我觉得,代表我们地区的国会议员也应该得到被救度的机会。

我们城市的同修很少,其他同修修炼的时间都比我长,他们告诉我,他们没有经常和我们这里的国会议员联系。因为其他人都忙于其它项目,我觉得自己应该给这些议员一个机会。

抚养年幼的孩子占用很多时间,平常我不是工作就是照看孩子们,当我做完家务,孩子们都上床睡觉之后,晚上也就没有多少时间了。我经常觉得,真是很难在短时间内平衡所有的事情。

尽管如此,我仍然想联系国会议员。因为我得在工作时间内打电话,所以我只好申请休假来赢得时间来集中精力打电话。一位不工作的同修在我打电话的时候帮我发正念。我们配合的很好,在我需要时她总是能给与帮助。

当我通知政要们关于“医生反强摘器官组织”2012年征签活动时,瑞典其它地区的学员也在联系他们当地的国会议员。我的经验是,当我们一起做的时候会形成一个很强的能量场,帮助我们在集中的时间段内联系到很多政要。

之前我从来都没有和政治家交谈过,对政治更不感兴趣。我对这些人没有概念,也不了解他们的政治观点。但是他们既然他们的工作涉及到全国的事情,我想他们一定很忙,很难接触到,也少有时间。我当时也认为他们比我高,也比我好,因为他们在社会上拥有突出的地位。

这正是给我修炼的机会,也是我学会如何认可自己的时候。我同时也得提醒自己,要相信师父和师父的安排。

我放下了“他们难接触和没有时间”的想法。在我第一次联系政要之前,我先了解了那个人的工作领域。在打电话之前,我先发正念,我看着那个人的照片,然后集中精力在他的真我上,脑中有一念: “这是他的机会,他就是为了这个来的。”

结果让我惊奇。在同一天,我约到了两位政要在一个咖啡厅见面。我打的电话几乎都联系上了,而且还和其中的几位见了面。因为现在他们知道了我是谁,而我也给他们留下了正面和严肃的印象,他们愿意花时间看我的邮件和接我的电话。

通过这次接触,我也放下了自己的观念,我原来以为,社会地位比较高的人比其他人更好,更有价值,特别是比我自己更高。但是我现在明白了,他们只是等待大法救度的常人,我可以更好地和这些政治家们交往了。

有些时候,我如果突然间得到和政要们见面的机会,我就放弃自己私人的安排。我的想法是,讲真相的事情必须优先,个人的事情最终也会有好的结果,最后果然是这样。

我们和瑞典联系政要的同修配合得很好。我感觉,就像是一列火车在稳健地朝着一个目标前进。我们拿出时间互相交流,互相支持。这样一来,在瑞士国会举行的“自由中国”影片的播映得到了来自所有党派的支持。同时,还安排了一个关于活摘器官的座谈会,很多人出席了会议。

在邀请政治家参加国会里的座谈会时,我看到了议员们的心意和他们的承诺,这个经历感动着我。一位同修趁着这次机会联系了瑞典最大的报纸,这家报纸在座谈会举办的当天上午发表了有关文章。另一位同修把报纸拿给安排座谈会的两位议员,他们在介绍座谈会的时候举起了报纸,呼吁所有的国会议员一起在他们的社交媒体上分享和传播关于活摘器官的事情。我感动得落泪了。

放下自我

在国会的“自由中国”播映会之后,我得采访一些政要,给大纪元写一篇报导。这是我第一次做采访,当我得知议员们时间紧张、我只有一点时间采访他们时,我不被干扰,而是非常沉着,用了比较长的时间做采访。我心中只有“这一切都会顺利”这一念。

另一位同修告诉我,采访时间要短一些,这样才能够采访到更多的重要人物。我知道她的意思,就按着她的建议去采访下一个人了,但是有那么一会儿,我感到自己像个被教训的小女孩,别人不信任我的决定。

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我不想让事情受自己的感觉干扰。我想,她要我怎么做都没有关系,我知道我为何在这里和我需要做什么。我放下了自我,把心收回来,专心采访。我没有采访到一位重要的女士,但是我第二天上午给她打了电话。我们聊了很久,这是一次很好的沟通,她很感激我打电话给她,还说她很欣赏大纪元,她之前已经听说过这个媒体。

这次经历让我意识到,自己的执着被利用时,会影响对讲真相工作的平衡。我当时决定要做好,为大法而做,放下自我,所以恢复了沉着,并能够做我该做的。

坚定的心态

当我和政治家或其他人对话时,我看到了自己身上不同地方的不同问题,有些地方需要平衡,而有些地方需要去掉。我希望能够倾听和尊重他们,同时,我也知道他们为这次得救的机会等了很久,我需要有坚定的心态才能给予他们这次得救的机会。我放下了怕心,为大法而走出来。我牢记我和他们打电话或者见面到底是为了什么,以及我要给予他们的。他们一直在等待这次机会。

有时候我需要更耐心和更有信心,相信师父的安排在那个时候是最好的,在那个时候,环境和人都已经准备好了。

配合

在和瑞典同修更紧密的联系和配合的同时,我开始意识到师父讲的大法弟子的整体。当我在sonant上做关于“自由中国”播映的培训时,来自东欧的同修们也参加了。当我听到他们的声音时,我对“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的领会扩大了

随著“自由中国”项目的继续以及和不同国家的同修合作,让我感到了大法弟子整体的伟大,包括我们所做的一切以及我们如何配合的。我从大家的交流中得到启发,让我想在修炼和讲真相中更精进。成为这个整体中的一员,让我感到很自豪也很感恩。

写心得交流稿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新的体会,我发现对我的修炼很有好处。当我回头看自己走过的路时,我可以看得更深入,找到新的需要去掉的执着。在回顾整个过程时,我能够从另一个角度去看问题,发现自己的执着。

我这几年经常将《洪吟一》带在身边,我想以其中的一首诗来结束我的交流。这首诗提醒我关于配合和互相支持的重要性。

《容法》
佛光普照
禮義圓明
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们!

(2014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