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十年修炼中的点点滴滴

Print

【圆明网】我是在德国法兰克福的一名弟子。92年我来到德国,在国外我没有听说过法轮功以及99年7.20后的迫害。2004年在美国的好朋友家里看了介绍大法的录像,我的第一感觉是,真善忍没有错,根据这样的原则去做人,我心里踏实,坦然。于是我从朋友那请来了《转法轮》和一些经文,学了功法。

过色欲观

在得法的初期,不知道什么是修炼,也不知道要多学法,有时听师父的讲法,很少练功。但有一天我发现,自从我看了《转法轮》以后,我每天都会想起师父讲的法,思考其中的道理。

当时我把男女之情看的很重,但心里也很明白,不过这一关,就无法真正的進入修炼。当时徘徊了近两年,问自己,还年轻,能放得下吗?终于有一天我悟到,男欢女爱并不是人生中的主要部分,我并不是为此而来,为此而生。于是心中豁然开朗,放下了对这方面的执著。后来在几次梦境过关中,有没有过好的关,醒来后就有清晰的记忆,想起《转法轮》中师父说的,“醒来后懊丧的了不得,可能你这种心理、这种状态,也会加深你思想中的印象,再遇到问题,你就能把握住了,就能够过的去了。”就更努力的去这方面的思想业。

一次我在想入非非时,突然一句话打到脑中,“任何东西不都是由物质构成的吗?”(《转法轮》)我马上意识到这些思想就是自己的业力,要清除它。于是这些思想马上就消失了,真是很神奇。是师父帮我清除了这些干扰,消除了另外空间的巨大的像山一样的业力啊。

过病业关

修炼前,我因电脑工作而经常颈肩酸痛,天冷时会有痔疮。以前每次去中国我都去做按摩,但工作中,颈肩酸痛很快又会回来,有时早晨醒来,小手指都是麻木的。开始修炼时,我学法练功都不很精進,身体上的变化不明显。有一次,我的月经来了三个多月,而且每天的出血量十分大。那段时间,我的面色都是惨白的,很吓人。我没能在法理上悟,无奈去看妇科医生。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建议我刮宫。我想,这虽然可以解决现在的问题,但这并不解决我出血的原因。

于是我决定不去做这手术。决定后没几天,出血突然停止了。现在回想起来,虽然我当时没能在修炼上去悟,但没有迷信现代医学,是师父帮我过了这一关。但在过关时,我们是要自己做出决定的。

因为孩子小,几乎每夜都要起来到我们床上来,我的睡眠很不好,白天累得开车上班时,看到红灯都想闭上眼,休息一会儿。于是我开始每天练半小时的静功,很快我就不再那么疲劳了,我感到了炼功的神奇。

过病业关,也有很多不同的阶段。有一次我向我的一些西人朋友介绍了法轮功,她们让我在周末度假的地方给她们展示功法。我答应了。就在要出发的前几天,我突然有重感冒的现象。我当时悟的是,我要放弃爱享乐的心。于是就留在家休息。之后再给这些朋友讲法轮功和神韵,她们就比较默然。我虽然知道我当时做的不好,但没有悟出其中的道理。后来我才悟到,那是旧势力的干扰,而我当时却承认了这个干扰,没有去做救人的事,只是像常人那样,在有病要休息的认识中。

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讲到,“大法弟子要做的这些事情其实都是有進程的,过了这个时期那就是过去了,回过头来看看,哪件事情没做好,没有机会再去弥补。当然修炼没有结束,你还可以去继续做大法弟子该做的,把以后的事情做好,那对你来讲还是有很多机会、有时间去做。可是,如果有很多事情没做好,那真的会留下太多的遗憾。”

我很遗憾自己出来太晚,没能跟上正法的進程,因此造成的损失。所以我更要走好现在和今后的修炼和证实法的路。

就在今年神韵开演的前夕,身体上出现了几次病业状况,如感冒现象,消失了的头皮屑突然大量出现,有几次的痔疮现象。但这时我能悟到,这些都是旧势力的干扰,影响我去卖票。我否定这些安排,就做该做的事,只当这些都没有发生。果然没几天,这些现象就明显的减弱,或马上消失了。通过这些,我理解了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层的含义。

放下对利益的执著

我的丈夫是德国人。2006年他得知在中国法轮功学员遭受残酷的迫害后,出于害怕之心,和不想影响孩子将来在中国发展的机会,他不允许我走出去。2010年他阻止我帮助推广神韵。由于我当时不与同修联系,不知道正法的進程,我无奈接受了。2011年丈夫提出分居,我带着孩子搬了出来,获得了更多的自由。

分居导致了我和丈夫要在孩子的护养和经济上做出协议。在这近一年的时间中,我思考了对亲情,对利益,对面子等很多的问题。丈夫一开始答应给我的赡养费,一个月假期后少了40%。他很无理的对我说,你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签字,你也可以去请律师。我很震惊。那时有愤恨,有委屈,有担心,但也有一念,我不想恨他,要了断与他的缘份。师父说过,“爱是情,恨也是情,”“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的下。”(《转法轮》第六讲)

由于赡养费的减少,我产生了对将来自己养老的担心。苦思冥想之后,我悟到,这是由于我没有以修炼人的角度来看,而是出于常人的处事角度和对自己的保护心。当我在法理上理解了之后,我放下了对利益的执著。这时,不忌恨丈夫也就不那么难了。但是我还是指出了他的做法是错误的。

从那以后我在利益上有什么放不下的时候,就多想想师父在《转法轮》里讲过:“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的法理。

今年父母和哥哥一家到德国来玩,有很多开支,我都主动承担,就是父母要买的东西,和给亲戚朋友的礼物我也替他们买。妈妈多次提到,我们十年前来,你们还没有分居,那时你的经济条件要比现在好,但你现在出手要大方多了。他们很为我目前的状况高兴,并十分认同是大法带来的福份,也更理解了修炼。

向内找

2011年我去了DC法会,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师父。我的崇敬之心无法比喻,虽然我看不到另外空间,但我深深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师父的讲法让我意识到自己在修炼上的两大问题,一是信师信法不够,第二是人的观念太重。当我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后,我做出了选择:我要信师信法,放下我在人中形成的观念。回到德国后我决定每周参加大组学法。我终于走了出来,并加入了神韵推广的工作中。

刚开始时,卖票点上自己讲了很多,但顾客没有买票,觉的与自己无关。而同修们交流讲的是向内找,发现的自己执著,如何精進。当时还很惊讶。后来通过大量的学法,才知道向内找的重要。但是向内找并不是件让自己舒服的事。所以问题出现时,我在向内找的同时,还是把主要责任推给了别人。直到发生了一件我在网上被骗了一笔数目较大的钱后,才彻底发现自己向外找的和不愿付责任的心。

被骗的事前前后后只有我一个人,这次我再也没法推给别人了。我意识到我不愿向内找的问题已经很严重了。几天后是大组学法,虽然我心里怎么的不愿意,但我有清晰的一念,就是要把自己的这段经历在大组里交流。当时我对钱的损失已经放下了,心也平静了。但当我在大组里讲完了这件事后,泪水突然哗哗的向外流。在人这一面,我无法解释。我想,这是因为我修好的一面知道,师父为我承担了很多很多。两周后,我被骗的钱,连利息全部补偿给了我。

每当我读到《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中这一段时,“师父教的就是你们这些大法弟子。洗净你们,把你们锻炼成熟,使你们能够去救度众生。”心里充满了对师父的无限感激。

放下对情的执著,修无私无我

师父在《转法轮》里告诉我们,“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

今年我父母来德国旅游看我们。我很希望他们能在这期间多学法,更精進的修炼。但是因为我对亲人的情还放不下,有几次有心急的表现,而亲人就抵触,争执不下而不欢而散。同时我在对孩子的教育上也因为执著自己有道理而引起多次的冲突,妈妈批评我的教育方式太强势。我也发现了身上还遗留很深的“党文化”的残余。

一次大组学法后发正念时,突然我悟到,我太执著自己的正确,并向家人灌输我悟到的道理。而出发点就是那个强烈的“我”和“私”。师父要我们修“无私无我”。而这里却暴露了这个对“我”的根本执著。因此我才看不到他人的感受,也无法知道别人的想法,说了一大通而最终毫无功效。这也是我在神韵推票中遇到的最大障碍。此时从内心深处我发了一愿,我要努力修成“无私无我”。当时眼泪不断的往下落。很久都无法平静。

我们是大法造就的生命,修炼是我们返本归真的路。带着这个“私”我们怎么能進入新宇宙呢?师父领我们走的是最正的路,等着我们的是最殊胜的境界,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劝三退所悟

以前我自己的观念是,我德语比较好,愿意多给德国人讲真相,而把自己怕给中国人讲真相的心隐藏了起来。近几年师父的讲法中一再提到要救可贵的中国人。师父要什么,我们不就该去做什么吗?法兰克福每天有大量的中国游客,在今年神韵演出以后,我开始去景点讲真相,平时也有意识的劝身边的中国朋友们,亲人三退。

但我遇到的问题是,很多知识分子深受无神论的影响,虽然他们认同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也知道共产邪党的罪恶,但认为自己不是党员,没有必要退团,退队。因为劝退的人数不多,我产生了对自己讲真相能力的怀疑,和对劝退成功率的执著。

最近一次大组学法,我们学了《北美巡回讲法》,我读了好几遍这一段法:“只要不反对大法,就能走过法正人间时被淘汰的危险。而那些没有破坏法,但也不是好的或者是不太好的生命,目前一概不管。因为下一步还有人修炼,下一步的众生还要在法正人间中摆他们的位置。现在救度的重点是被邪恶谎言毒害的。救度众生中消除的那些非常邪恶的生命,也只是针对破坏法的生命。还有许多跟它们同样标准的生命,没有破坏法,没有参与这件事情的,一概都不管。为什么呢?没有破坏法的,在下一步正法当中,对他们来讲也是在给机会。同时下一步人还要修炼,那是属于下一步的事情。”

我重新认识了三退与讲清真相的关系,讲清真相是第一重要的,是我们大法弟子的职责。三退是世人明白真相后所做出的选择和摆放自己的将来。这是我们无法替他们决定的。我要在讲清真相中,修去自己的各种执著心,因为我们修的不好,就会影响世人得救。

在十年来修炼的路上,我改变了我的世界观,接人待事的态度,生活习惯等。磕磕碰碰,一点一点的修,一个关一个关的过,回头看看,有过关时的苦,但更多的是提高后的愉悦。最后以师父的诗与大家共勉:

實修

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

层次有限,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14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