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生意与修炼

Print
【圆明网】我叫Alfredo,意大利人,1995年底开始修炼。那时,我在北京参加了第一次国际交流会并且有幸第一次见到了我们的师父。

法轮大法好!中文是这样说的。这句话太对了,我有太多的理由来证实这句话!我的头脑,我的精神和我的身体都得到了巨大的好处。我尝试着用大法的标准来要求我的日常生活和我的商业活动。很多人说按照“真善忍”做就无法当个好的商业经理。我证实这是不对的,如果一个人无意地做了错误的事情,如果他诚心地向他的客户认错,他不但会得到客户的谅解,而且还会使客户对他更加信任。我认为“真”是解决问题的最简单的办法,修去对名、金钱和权力的执著是取得成功的最佳途径。

我的弱点是我的性格,过于强硬、骄傲,所以我的争斗心强,我发现如果我能够用温和和详和的态度对待别人,我就不会与别人争斗而由此造业。

在我得法的初期,我在中国的企业有很多的困难。我当时很担心我会不得不承认我的失败。我当时工作得非常辛苦,我在中国各地到处旅行,试图销售我的产品,但是没有成功。每一次似乎客户准备购买了,但定单却一直没有到来。情况越来越艰难,我要维持生产,还要培训员工,但产品却一直销售不出去。

很多人开始笑话我,对于我这样一个骄傲的人来说,这样的侮辱是无法忍受的。是我的执著心使我无法使企业运转起来。当我通过大法明白了并去掉了这个执著之后,奇迹般的,产品销售出去了,企业开始迅速发展了。

目前我的公司又有麻烦了,因为我不能进入中国来管理我的企业了,但是由于我对它的执著已经没有了,所以我也就没有害怕失去它的担心了。一年前,我还无法放弃对我辛辛苦苦创建起来的企业的执著。不是对失去投入的金钱的担心,是一些更微妙的东西:比如我的观念,旧势力在我头脑中形成的观念:责任感,对员工,对其他投资者和对家庭的责任感使我不能按照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来做,我几乎认为我是所有发生的事情的唯一责任者,是我来决定他们的和我的命运。

在这里我想提一下许多的中国大陆的同修们,通过和他们的交流,看到他们的行为,我得以在我的修炼路上迈开了步伐。他们很多人的名字我根本就记不得了,但是我记得他们的笑容里的美好和他们声音里的详和。他们向我敞开了他们的家门,他们无私地帮助了我,他们耐心地听我嘴里讲出的傻话,当时我还自信地认为那些话是多么的智慧。

我记得我盘腿的经历,我当时认为我的腿永远也不会象其他同修那样如此高贵地盘在一起,而我周围的人都是那么轻松地盘着。后来,经过了痛苦的尝试,我也能双盘了,今天,当我双盘时腿还是非常地疼,但在打坐中得到的片刻的入静是无价的。

我总是觉得自己不能很好地帮助别人,但是我想尽我最大的努力,把我的修炼经历讲述出来,希望有人能从中受益。

我想在大法洪传的这段时间内,我亲身经历了许多事情:美好而详和的修炼,开国际法会时的高兴,在中国媒体上初次出现攻击大法文章时的担心,天津事件,中南海事件,对炼功点的干扰,1999年7月对大法的打压。

那一天我的生活发生一个强烈的转折,相信其他同修也会有同感。经历了疑问,不知所措,怀疑和错误,我对于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个新的使命有了新的理解和新的坚定态度。

我的个人经历证实,当你在困难时要做出决定时,没有人能够帮助你,即使是你最亲近的人,如果你自己没有准备好,其他人的建议会被理解为压力从而导致抵制和矛盾,这样反而会被邪恶势力钻空子。我们的师父一直在帮助我们走每个人的修炼之路,通过师父的经文,他把我们引导到更高的境界,直至圆满。

当迫害开始后,可能每个修炼者都经历了不同形式的迫害。我也经历了很多,在中国,在欧洲,甚至在我的国家意大利,尽管是一个民主制度的国家。我在中国的投资者的身份,虽然还没有结束,但肯定地受到了冲击,我的中国亲属们,他们不能回到自己的国家,他们的护照被非法拒绝延期。经济界、政界和媒体的压力和他们的沉默,因为害怕得罪这个独裁者,而不行使他们的指责。还有最近发生的严重的违法行为:柏林,冰岛,俄罗斯,香港,柬埔寨。还有在意大利发生的与上述情况相比较轻的现象:当610头子李岚清访问佛罗伦萨时,尽管我们有警察当局的批准,但警察还是要把我们赶到较远的地方。当然,他们最后并没有成功。

我知道我应该也能够做的更多,更好。情况无疑是改善了很多,邪恶的攻击越来越弱,和媒体的关系越来越好,在议会里越来越多的议员们支持我们的行动。我想感谢很多在坐的同修,你们给了我们很多无私的帮助,正是因为你们的帮助,我们的许多正法活动才取得了成功。

遗憾的是,还有一些同修,由于各种原因,他们还是选择了在家里安静地修炼,而不是非常愿意参加向中国人讲真相的活动,这些活动看起来非常辛苦,并且一开始时似乎没有成效。可是这些中国人是受害最深的,而且他们没有其它渠道得到正确的消息。这些同修在付诸行动时总是有些犹豫,我这样讲并不是在批评谁,我没有这个权力,但我真的为他们难过,因为他们正在失去一个不会再有的机会。我总是努力记住对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要求:学好法,讲真相,发正念。

我知道自己犯了许多的错误,有时我想不惜一切代价做成一件事时,我往往会被带入追求结果的境地,几乎象参加一场体育竞赛一样。走出来,采取各种方式证实法是我们的责任,但我想我们也不应该忘记我们的目的是维护法,维护师父的尊严和大法弟子的尊严。我们应该运用我们的智慧,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突破旧势力破坏大法的安排,否则由于我们自己的不足,会有给大法造成损失的危险。

邪恶势力在破坏大法时,编造出一系列的谎言,最后用“自焚升天”的假话来诬蔑大法,我想我们的善的举止和行为就是对这的最后的回答。

(2002年欧洲法会发言稿,哥本哈根,2002年9月22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