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慈悲神圣之路

Print
【圆明网】大家好!

首先,我想向我们伟大的师尊和所有大法弟子致以我最美好的问候!

我来自瑞典,现在18岁,快要19岁了。目前我在高中读最后一年。我自1998年大约14岁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实际上正是我母亲去了一个健康展览会并从那儿给我带了一本叫“转法轮”的书。我随后开始阅读此书。开始,我觉得他难以理解,但当将书读了多遍之后,我逐渐认识到这是非同寻常的。他是宇宙的真正的理。

我如此之早就开始(修炼)这令我十分高兴。他教导我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有时当你年轻时修炼是很艰难的,因为现今年轻人之间的环境是十分严峻的,很多人干各种各样的坏事。

修炼法轮功极大地改善了我的健康(状况)。我一开始炼功身体就感到一身轻。能够在此特殊时期修炼大法的喜悦和幸运是难以言表的,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也是极其重大的。

我希望与大家分享一些我对讲清真相,学法和发正念的体悟和经历。

当1999年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伊始之时,我有点困惑,心里感到十分悲伤。我对开始迫害的原因不大确定并且真的不知做什么正确。我时常想:是否是我们的业力或魔在干扰?然而我一直都觉得当宇宙大法被攻击时消极承受是错误的。

开始我觉得在公共场所参加洪法有点不自在,因为有时人们会对我们冷嘲热讽。我开始向内找并发现其原因是害怕及对师父和大法缺少坚定和正信。其实当你修炼大法就没有什么可害怕的。当你修炼宇宙大法时怎能害怕?这就是一个心性的问题。通过多读书,我突破了“害怕”这一魔在利用的阻止我进一步去正法的执著。

当做大法工作时,我发现了我不纯的一面和不纯的动机。当我们在日内瓦联合国会议期间征集签名时,我经常独自一人在一家购物中心征集签名。我想人们要是能为大法签名这多好,在另外空间它诚然对此人意味许多,而且更多的邪恶将被清除。但我有私心。我想多征集些签名以便我能为自己多树立一些威德并可以向其他同修炫耀一番。我没有一颗慈悲之心。因此签名征集得并不很顺利。

在《转法轮》中我读过“因为度人是不讲条件、不讲代价、不计报酬、也不计名的,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可高得多,这完全是出于慈悲心。”我明白了为大法做事必须有一颗大善之心。当我调整心态后征集签名变锝顺利多了。我想在整个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过程中向内寻找自己具有何种动机和什么样的心是至关重要的。若我们自己不正,旧势力就会找到漏洞干扰并制造麻烦。

即使当我想写一篇心得体会,我发现我也有与宇宙特性向背离的不纯的动机和想法。我想显示,想真正有些特殊体会和经历好让其他人觉得我是个伟大的炼功人。当我读至经文《法会》“同时也要避免人们在常人的理论学习中养成的华而不实的浮夸风气,不得以自我表现的显示心理而组织上报材料式的文章来宣讲。”时我明白了作为一个炼功人,你得无条件的与他人共享你的体悟。即使只有一个修炼者从你的体悟中受益那也肯定是值得的。

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觉得我们责任重大。我们实际上代表着大法。我们的言行不能不一。我想向常人讲清真相的最好方法之一即展示修炼法轮大法而修出的善和友好。一个常人之心一定会被这种善和慈悲所感动的,而此人无疑将不会赞成邪恶的迫害。在《理性》一文中师父写到“你们这一切善的表现、就是邪恶最害怕的。因为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因此我想当我们讲清真相时善是极其重要的。当邪恶被我们无比的善所揭露时,世人将能看清它的。人们将毫不犹豫地抵制邪恶,因为他们能看清邪恶和我们巨大的善之间的区别。

一个修炼者必须修善并且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所以当讲清真相或为法做事时必须发自我们纯正之心。

目前许多现代人是很实际的,并且忙于考虑他们自己的名和利,并认定眼见为实。他们其实非常不幸。所以若我们真能示之以我们的善,他们将亲眼看到法轮功的确是好。因此当我们向常人讲真相时,我想我们守住心性并端正行为是至关重要的。

我在发传单时如果人们不接传单,有时会伤心,而当他们接收传单并说些友好的话时我会很开心。我知道这是由我的执著心造成的。我到底希望从人们那里得到些什么?我到底是要他们的表扬称赞,善言理解,还是真正具有一颗救度他们的心呢?即使是为了提高自己修炼层次而为之也是错误的。现在我尽力要有一颗善心,为法而为之,为他人而为之。

我很早以来就已认识到学法是如此之重要。有时我读《转法轮》会有点慢。我一直都想获得新的理解和洞察,这些是我的执著。我后来体验到了静心学法很重要这一事实,因为你若心态不稳且所求颇多就无法知道更高的法理。

为法做许多事的学员重视起学法至为重要。有时我想邪恶势力乘我们忙于为大法工作时会钻空子阻止我们用好时间学法。我想它们知道如果大法弟子为法做事却不重视学法它们就有机可乘来干扰。在《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师父说“大家做得好不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目的是不叫旧势力钻空子”。在《走向圆满》中“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

以太忙为借口不学法是意志软弱的表现。我想邪恶势力会利用我们软弱的意志来进行干扰,以至于我们认为我们的时间比我们实际上真正拥有的时间要少。我们永远不该忘记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 如若法不在我们脑子里我们怎能照大法去做事?而且我们没把事情做好就对法不负责。

在我修炼中,我体验到求安逸是使我进步放慢的因素。在《转法轮》第四讲写着“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得好,过得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一回我计划去一座小城市洪法两小时。因为当时正值冬季天气十分寒冷,路上乘公车要两小时。当时一些想法出现了:“别去了,在家呆着,多艰难啊。”当这些想法一出现我回想起我在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读过的:“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想到这我毫不犹豫的去了那座城市。作为正法弟子是有如此的责任,同时这是如此一种荣幸,因为这是宇宙历史上唯一一次将如此大的责任和荣耀给予某人。我要好好珍惜这个机会!

开始我大都参加集体活动。如果有人安排了一项活动我就参加,若没人安排活动我也就不多做了。后来我认识到这是非常错误的。所以当我觉得发挥自身主动性重要后就开始自己多做事了。

现在当我参加集体活动或自己为法做事时,我总问自己:“我为什么做它?”然后我基于我对法的理解给自己一个认识。一个人独自走路还是有别人同行并不重要,而他必须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当我从自己心中有一明确认识后,我真的感到我所做的是真的正的。我们都是一体,而且我们都是大法粒子。要真正在正法中作为一个整体做好,我想我们有一个明确认识并走好自己的路是重要的。

有时在我要发正念时,许多人的想法就冒上来了。如,我还是不能用我的天目看任何东西。我在《为何不得见》读过:“悟在先见在后,…然而上士可见可不见,凭悟而圆满。”而后我明白了即使我不能看我仍可以对法强大而坚定的信念来发正念。当我从心中默念发正念的口诀时,我感到他威力巨大。

这是基于我现在对法的理解所要和大家分享的。让我们在这正法时期走好我们的路。

谢谢!

(2002年欧洲法会发言稿,哥本哈根,2002年9月22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