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归程(六)

Print

【圆明网】
第十三章

你是今年实习的,因为在学校附近找到了实习的公司,于是就申请了留校。和你在一起实习的还有另外两个室友,你们感情很好,所以对于此次你执意的离室出走,她们是极力阻拦的。

阻止你的原因有二,其一,你在公司的效益不错,而且领导也很赏识你的工作能力,这么一走对你前途是不利的。其二,你一个姑娘这样出去太危险了,现在这个社会上这么乱,什么坏人都有,假如你出了事怎么办。所以这次完全是逃过了她们那关才得以顺利出行,你原本答应她们每天都要报告当天的行程以求得对自己父母的保密,直到得法以后,沉浸在得法的喜悦之中的你把这事就给忘到了脑后。所以这次回来,你是准备好她们 “严刑拷打”了的。

不过这都不重要,最主要的是要让她们明白真相,还有自己的父母亲人,一定得让他们得法。

你下午到寝室的时候她们还没回来,于是你洗了澡吃了饭就打坐在床上看书。等到你看完书不久,就听到走道里传来她们的说笑声,于是你解下盘着的腿静静的等着她们。

“啊哟!”门刚被打开就传来了露露的声音。

“你可知道回来!”小丽拿着满满的两大袋东西看着你,神色激动。

你笑笑说:“我一走就想回来了。”

“你这个骗子,老实交代,去了哪些地方,买了什么东西,遇到几个帅哥?”小丽说话的方式还是没有变。

“没有。”你仍然那么笑着。

“什么?既不招供就别怪我大刑伺候!”说着就丢下手里的东西和露露一起过来挠你。

你们打闹了一阵,等玩的累了,你们才慢慢聊起这次旅行的事。你们相互挨着斜躺在床上,你和他们说着这次旅行的好处,你到过的地方,遇到的朋友,发生的事情,当你告诉她们法轮大法好的时候,她们都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以前电视上的那些自杀的宣传都是假的?”

“是的,全是造假,大法讲的真善忍是一种信仰,书上也明确提到不准学员杀生的问题。”

“不是说信仰自由么。”小丽说。

“自从中共夺权以来,从来就没有信仰自由这回事,它有的只是个人崇拜,和马克思等歪理邪说,露露可能知道,中共曾逼迫你们回民养猪吃猪肉。”你说。

“是啊,是有这事的,所以我爷爷奶奶很恨共产党的。”

“后来不是好了么,现在不也让人信佛信道了么?”小丽问。

“那是它对佛教和道教的最后一次破坏,你看现在的和尚都是职业了,有的开车,有的娶妻生子,干什么的都有,那个少林寺方丈和道教协会主席都是党员,他们要信他们的主就必须先承认中共,承认中共宣传的无神论是对的才能让他们信他们的神,那不就是在侮辱和咒骂他们自己的信仰么,而且真正修炼人是不参与政治的,那你说现在中共再让他们有信仰自由,那他们到底在自由的信仰什么呢,信仰那个无神论中共承认的那个神佛么?”

“讲是这样讲,但是我们也没看见有神佛,谁知道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是不是真的有。”小丽说。

“我觉得也是因为我们看不见他们,所以要信起来才很困难,就象我们现代科学一样,我们所研究的许多都是看不见的物质,那原子分子等微小粒子,我们不能因为肉眼看不见就不相信它们的存在。”

“现在科学发达了呗,古代多落后啊,又没有飞机又没有汽车的。”

“其实古代也不象我们现在人想的那么落后,那木牛流马不就很先进么,你看那越王勾践剑,当时考古队员发现它的时候,剑刃被压的变形,当他们把它挖出来的时候,那剑瞬间恢复原状,而且非常锋利,这铸剑技术现代人也破解不出来。还有象是《周易》、《河图》、《洛书》之类的古书,现代人几乎都看不明白,看不懂了,所以我认为古人的科学还是很发达的,只是和现代科学的发展路线不一样。”

“那分子、原子古人肯定是不知道的。”

“其实也不然,古人的认识在某些方面可超过现代人许多呢,比如说印度的释迦牟尼佛,他就曾经谈到三千大千世界,他说一粒沙里有三千大千世界,这不就和现代物理学相吻合了么,而且释迦牟尼佛看到的东西很显然还要高于现代物理学,因为现在的物理学还没有发现沙子存在三千大千世界。”你说完看了看露露,她倒显得很愿意听。

“露露,你觉得呢?”你问道。

“我觉的古代的东西都很厉害,而且我本来也是相信有神的。”

“你们俩个真是迷信!”

你反问道:“那我问你,你能知道什么是迷信,什么是真正的科学吗?”刚说完你就察觉到自己的语气不是很和善因此而有点后悔自己不该那么说。

“就是迷信,现在谁还相信神啊佛啊的?”

你调整了一下语气说道:“我谈谈我个人的看法啊,我想就迷信两个字而言,着迷的相信某件事情不就是迷信了么,那某些人很相信科学,不也是迷信吗?其实迷信是中共造出的一个打人的棒子,是用来反对它以外的一切学说的,是用来愚民的,人如果只相信它那一套,它对其他的信仰的迫害才变得看似正义,它的杀人才看似合法。”

你看着小丽在思考的样子,并没有说下去,等她抬眼看你,你才继续道:“而且科学就一定是对的么,科学这一百多年的发展,不都是后人推翻前人的理论这么发展过来的么,爱因斯坦一开始提出相对论,当时有多少科学家起来反对他?但是结果呢?而且你知道吗,爱因斯坦本人就是相信有神存在的。”

“爱因斯坦也相信有神?”小丽显得很惊讶。

“不信你可以上网查查么,他是有信仰的。”你继续道,“其实科学和信仰是不矛盾的,只是在我们中国,中共为了独裁统治而实行愚民政策,把违背它思想的一切理论都视为迷信而成为打击的对象,所以它要打到“孔家店”,它要破四旧,它要谤佛谤法,因为它知道,那些东西都比它的理论更有道理,更得人心。”

“你这家伙,出去学了点嘴皮子,我越来越说不过你了。”

“是你太固执了。”露露说,“我觉得小夏说的就很有道理,虽然我也信神,但是我没有办法说出原因来,就是信,没想到小夏这次出去以后懂了这么多,一定是遇到了高人了。”

“其实我是看了《转法轮》才明白的,我觉得你们也应该看看。”

“虽然我还是不信神,但是那本书让你变的这么能说会道,也一定不简单。”小丽说,“我真的觉的你变了一个人,说话的时候我感觉你成熟多了。”

“是啊,淡定了很多。”露露笑着说。

你和小丽一听也都笑了。

“对了,你说说法轮功到底是说什么的。”

“你让我三言两语我也说不出来,因为大法太大了,我只能谈谈在我这个层次的感受,”你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我们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是更高的科学,他不同于世间一切理论和各种学说,而是修炼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具体点说怎么去修炼的话,就是做任何事情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不说谎,遇到矛盾向内找原因,不和人去争去斗,放下常人的执着和欲望,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

“现在大家都讲现实,你们修炼有什么好处,还要做好人,那便宜不让别人得了吗?”

“我们修炼人讲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表面上我们确实失去了很多东西,但是更好的东西可能都是我们得到了呢,比如说境界的提高,而且我们大法讲随其自然,不和别人去争去斗,遇到事情向内去找。其实如果说人人都做到‘真’,那人与人之间就不会再有欺骗,如果大家都讲‘善’,那社会就不会再有争斗,如果每个人都讲‘忍’,讲涵养,遇到事情先找自己的不足,那么社会上那些不良的习惯都没有了,你想想,不说全部都能做到,如果有许多人都能做到的时候,那社会会是什么样子?”

“想法是好的,但是我觉的很难做到。”

“我不知道难不难,但至少我会努力去做的。”

“了不起啊。”露露说。

“那你说修炼,是不是有什么动作的?”小丽说。

“嗯,是有的,不过我也刚炼的。”说着你盘起腿来。

“是这样么。”露露说着盘起了腿。

你看着露露也学着你的样子盘了起来,就说:“我这只是单盘,双盘的话你就要把另一只脚也放上去的。”

刚说完露露就把另一只脚放了上去,你不禁暗暗赞叹,突然想起还在小宇家那会儿,自己因为压腿而疼的不行时,他们一齐鼓励你的那个情景。

“这有什么,我也会!”说着小丽也学着你盘了起来,“你看!”

你看了看小丽淡淡的笑了,接着你双目微闭结起印来,小丽看着你的样子激动的说道:“露露,你看她要成佛了!”

第十四章

在学校呆的这两个月,学法和炼功已经渐渐融入了你的生活,成为了你生命中的一部分。通过不断的学法,你渐渐的能看到大法背后的内涵了,而不是象当初看第一遍的时候,你已从刚得法时的那种兴奋和自豪渐渐转变成被法熔炼后的理智和成熟。

现在,每当你看完一遍书,然后再看的时候,就感觉象是在看一本新书,甚至感觉是从来没有看过的书。倒不是说书上的文字会改变,而是在你提高过后,那书中写的法理还在指导着你修炼。就象是一个宇宙,宇宙之外的还有宇宙,层层层层的宇宙天体,洪穹无极。

老子说过: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忘,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因为得法晚,所以你像一个上士一样很知道抓紧时间。你知道这万古以来众生等待的大法开传于世间时,就是人们真正在大法中摆放他们自己位置的时候,而那些诋毁大法或头脑中装了对大法不好的念头的人,都将随着旧的宇宙势力解体而去,这是作为一个生命最可怕的下场。

你觉得自己更应该尽力去讲真相救度他们,但是毕竟只是用嘴讲,这一个县城这么多人自己再怎么讲也讲不过来,于是你开始和小宇商量这个问题,通过讨论,你们觉得还是用印章印“法轮大法好”来的直观。你说干就干,当天下午就去各个店家买了材料:海棉、五合板、红油漆、汽油、塑料板、AB胶。吃好晚饭你就动起手来,你按照明慧网上的方法结合着实际的情况,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制作完成了印章。

小丽今天没有上班,她在宿舍里看着你做印章的全部过程,她很是不理解。

你就告诉她:“我要去救人,又不是宣传什么不好的东西。”

她说:“你怎么救人,印标语就能救人了?”

“是。”

“你是不是烧糊涂了啊。”

你想,出去救人前要先让小丽理解,不然她可能会对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于是你决定静下心来和她说说。

“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说。

什么问题。

“我手上的海棉印章是由什么组成的?”

小丽看着你狐疑的笑了,她说:“你当我是小孩子啊,你是不是又想把我骗到什么陷阱里去?”

你也笑了:“不是,你说说看吧。”

“好吧,相信你一回,你这印章是由一个木板,一块海棉,几块塑料板组合成的。”

“嗯,对,那木板是什么组合成的?”

“不就是木头么,一些纤维、水、细胞,等等这些东西组合成的。”

“那些细胞呢?”

“噢,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又是你那套东西,什么分子、原子、质子什么中微子那些东西。”

“很聪明,我是想说,构成任何物体、生命、物质,最根本的东西都是由那些基本粒子组成的。”

“我知道,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扯过去的。”

你仍然笑着说:“也可以这么说,构成我们身体的微观下的物质和周围的万事万物是没有区别的,是可以这样说的吧?”

小丽想了想:“可以是可以。”

“那我们假定最微小的物质叫作‘一’,那么所有的东西是不是都是从一中来的?”

“是的。”

“所以老子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样看来,老子是不是知道物质在微观下的构成形式了,只是他苦于没有办法用人的语言把它说出来。于是又说了,“道,可道,非常道”,他是说,我讲的东西叫道,可是不同于那些诸子百家所说的道,谓之,非常道。因为让人知道这个道,要传出来还必须有文字作为承载工具,所以古人又说,文以载道。”

“我说了这么多,其实是想告诉你,老子所讲的那个非常之道,是万物在一定微观下产生的原因,而佛家把他叫作‘法’,也就是说,法才是产生物质的原因所在,里面有你,有我,有世间万物,也有天地和宇宙。”

你看小丽听的入了神,继续道:“我们这个世界也是一样,也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法则,比如什么万有引力、惯性、浮力,金属会导电,光有波粒二项性,等等等等,这些性质都是从宇宙大法中分化出来的。那么,如果人要是反对大法,反对这个自然的形成之更本,那么他会怎么样?”

“就象人不相信惯性,他去撞汽车,人不信高压电有电,他去摸电线一样,他不知道遵守和承认这个世界的法则的话,他是生存不了的,因为他本身就是这个法所构成的。”

“而法轮大法就是论述这个宇宙形成的根本原因,他是更高的科学,是最高的佛法。”

“那到底说的什么,什么是最高的佛法。”

“就三个字:真、善、忍。”

“就这么简单吗,怎么证明这是对的呢?”

“那就是要每个人去吃苦修炼,在修炼的路上自己去证实,简单来说,你要发明显微镜才能看到细胞,你要发明更先进的机器才能发现更小的微粒,而如果你要证实真善忍是真理,就必须按照真善忍去做,在苦中,在心性的考验中魔炼自己。”

“那你的意思是说,反对大法就是反对自己,还是你想叫我学法?”

“我也不是想让你和我一样,因为不是人人都能得法的,但是你能得法那最好了,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记住了,我下次不拦你做事了,不过你要注意安全哦。”说着小丽拉起你的手。

“谢谢。”你为又一个生命的醒悟而感到高兴,于是你向小丽告别,“我一会儿就回来的,不用担心。”

你又向前方跨出了一大步,步伐稳健而坚定,因为你深深的知道,这不仅仅是自己的使命,而且还承载了无数众生的期盼,那是开启他们回家的钥匙。

此刻,明月初上,大地披霜,你身后的电线杆上多了一行红色的大字,那将是人们得救的希望。你多想明天清晨回到这里的时候,看到人们都围着交谈:“我也听人说了,法轮大法好啊,真善忍好。”

(全文完)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