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归程(四)

Print

【圆明网】
第八章

你在他家学习了法轮功的五套功法,期间还认识了其他同修,他们都很高兴认识你这个新同修,你们在一起读书学法,然后一起讨论,你的心性也提高的很快,你知道了把大法真相和世人讲清的重要性,也知道了修炼的难度,更体会到了师父在这块土地传法的艰难。

你突然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你看到花花草草都能流泪,看到人也流泪,有时什么也没干不知不觉就流下泪来,你只是觉得奇怪,一直到后来看到师父的讲法时才明白那是你出“慈悲心”了。

你觉得自己状态非常的好,并且已经将许多执着的东西放下,那还是你来的途中,那些困扰你让你逃跑的,甚至你觉得会折磨你一生的东西,现在竟然都已消失无踪了。你不得不感叹大法的威力,那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力量,是不亲身实修难以述说的感受。

你们只要一有空就学法,而后交流心得体会,有时也会说到一些神奇的事情。那是一个个子高高的瘦瘦的同修说的:“有一次,一个新得法的学员因为忙着其它事而忘记了学法,他也不很清楚学法的重要性,然后有一天早上,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那个时候他还睡的迷迷糊糊的,然后他慢慢精神起来开始听是什么声音,一听才知道原来是师父在讲法。因为他把师父的讲法录音放在手机里,然后他觉得挺好,继续听,再过了几分钟他才意识到自己还睡在寝室里,寝室里其他六七个同学也还睡着,他就突然清醒了,马上起来关手机。没想到的是,他怎么关也关不了,师父的讲法还是这么放着。他那只手机用了一年多,按道理那手机的门路自己应该最清楚啊。他就奇怪了,自己好几天没开师父讲法的录音了,也没有什么后台播放程序,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播放起来呢。然后他就找啊找,但是怎么也找不出来,后来实在没有办法了,关机,拿掉电池,声音终于停了。然后他想,现在手机应该好了吧,装上电池一打开,师父还在那讲法呢。”

说到这里,大家都笑了,你也乐了,原来还有这么神奇的事情,你这么想着。

那位同修继续道:后来他被逼的没办法了,怎么关机再开机都没用,就插着耳机不让声音放出来,回头他就给我打电话,因为我比较懂电子产品么,然后他就告诉我这个事的来龙去脉,说是不是手机坏了。我就问他,你是不是这几天都没学法,他说是,这几天实习工作比较忙,回来就睡了。我就说是师父告诉你让你多学法啊,他那时才明白过来。后来他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把师父讲法听完了,然后手机就好了。

“好神奇啊。”你感叹道。

“其实神奇的事情在大法弟子中都是很平常的,大法弟子几乎人人都遇到过,我说个我自己的啊。”他开口了,“大前年吧,具体时间我记不得了,那时我和我弟弟去玩,我们都是骑个自行车的,在大桥上的时候,突然后面来了个开的飞快的拖拉机。”

“拖拉机还能飞快啊。”你说,因为在印象里,那东西除了噪音大之外,根本没有什么速度。

“大概装了个奔驰的发动机吧。”他打趣道,“它就从我们身边开过去,然后我们也不知道它要转弯的,我们还是在那笔直的骑着,没想到它一个转弯,它是往桥的下坡的一个岔道口上走的,所以那一下子就挂住我的自行车把手了,我被它的惯性一下拉就连人带车都飞了出去,然后就感觉时间好像慢了下来,我就在想,这下可能摔的有点重了。”

“思维够敏锐的。”你说。

他笑笑:“然后我就往前飞去,大概七八米样子吧,啪一下,你们猜怎么了,我竟然站在桥上,我那时是横着飞出去的,竟然直直的站在桥上,然后我一下子反应过来是师父在保护我啊,我那时很激动,我就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在修炼人中,这些事情其实都是很正常的,只是一般的常人接受不了,特别是受无神论影响的现在中国人,他一听就笑话你,认为你愚昧,是在搞迷信。”

“是啊,中国人真的是太迷了,特别是现在的年轻人,什么都不相信,觉得自己什么都看透了,什么都懂,却不知道他们是站在被中共有意灌输了的观念下在思考问题。”

“你们不也都是年轻人么。”你听着他们的交流感叹道,“唉,人的区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其实没得法之前我也什么都不明白,可能比现在常人更坏呢。”

“是啊,那都是大法的威德啊。”一个皮肤黑黑的小伙子说话了,“我说说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啊,可能你们不觉得有什么,但我觉得那是我修大法才能做到的,就是戒烟。因为在以前还是上初中的时候,不懂事,和同学一起抽烟,到现在也近八年了吧,后来也明白了吸烟不好,又浪费钱,但是到要戒的时候才发现怎么戒也戒不掉,都不知道反复多少次了。后来上了班,公司里老员工都抽烟,所以更加不可能戒了,直到后来遇到了小宇。”

那个黑黑的同修看了看他,继续道:“小宇和我说了真相,又把书给我看,我觉得书上写的道理实在太好了,好象一直就是我要寻找的东西,于是我就决定修炼了,然后我就明白了修炼人不应该抽烟,所以从此我下定决心戒烟,正当我下决心后,我神奇的发现我没有以前那么大的烟瘾了,所以到今天为止刚好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以来我一支都没吸过。”

“真不错。”你发自内心的赞叹道,因为你看到过你爸戒烟时那坐立难安的样子。

他摸摸头,不好意思的笑了,于是大家也一起笑了。

“其实在得法前,我还去过师父的家乡。”那个黑黑的同修接着说,“我现在做的工作,其实是我第二份工作了,我第一份工作是在杭州,在杭州工作的时候,有个同事老和我过不去,看我年轻什么杂活都让我来做,就象是我上辈子欠她的一样。后来有一次,她把文件弄丢了,但她不但不承认反倒诬陷说是我弄丢的,我们的总监也相信她,我当时真是太冤枉了,不管我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后来没有办法了,因为那文件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就受着气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去给他们找,最后我终于在门口垃圾箱里面找到了她弄丢的文件,我交给他们。然后她说,你看看,是你丢的你拿出来就好了,年轻人不能骗人啊,总监看到了还把我骂了一顿。我当时就受不了了,我把手机一关,我就去火车站了,到了那,我看见电子屏上显示着去长春的火车,于是我就买了去长春的车票,坐了近三十多个小时。当时把带去的小说全都看完后刚好到长春,然后我找了个旅馆安顿好。因为没什么事就漫无目地的在街上逛,逛着逛着突然看到一块大牌子上写着公主岭市。我当时只是觉得这地名好奇怪啊,得法后才知道那是师父的家乡,现在想来真的是一切都是有安排的啊,我回来后就换到小宇那公司工作了,然后就得了大法。”

“还真是有缘分啊。”你说。

“其实现在想来,我还挺感谢那个诬陷我的人的,有机会我还要把大法给她看看。”

当然,还有许许多多的故事,你都一字不漏的听着,你觉得这个群体是那么的融洽,那么的祥和,他们所谈的一切都是如何做一个好人,一个正直的人,如何去证实法,如何去讲清真相,那是你在现在任何场合都不曾见过的,你知道一个很神圣的词,你觉的自己可以这样去形容它,这里是一块净土。

第九章

临江仙

常感秋风连日雨

叶黄花落无情

谁言万事有输赢

争名夺利苦

计算甚劳心

人世繁华难带走

归真返本修行

法轮大法是真经

心怀真善忍

自在笑浮生

你对着一张纸读着,那是小宇送给你的词,你靠着窗,看着火车外的风景。你还在想着他送你上火车的情景,没有太多言语,只是笑着嘱咐你回去以后多看书,然后力所能及的去讲些真相。

可是你有点舍不得,你有太多话想要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说了一句:“好的,我会的,你要保重哦,告诉大家也要一起进步。”

他笑着点点头,然后向你招了招手,接着就听见火车的出发的声音,再然后就是你哽咽的声音。

泪水模糊了窗外的风景,你知道自己已经走上了一条修炼的路,那便是归程,真正回家的路。

“小姑娘失恋了啊。”

你往左边看去,座位上坐着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男子,脸型略方,目光敏锐,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聪明干练的人。

你擦了擦眼泪,解释道:“不是,不是。”

“那就好,看你哭的这么……”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是啦,是终于能回家了,心里太激动了。”说完这句话你感觉心中暖暖的,大概是“回家”这两字的作用吧。

“看来你一定是在外面吃了很多苦。”

“是啊,很苦的,和吃中药一样。”你开起玩笑来,好像刚刚在落泪的是另一个你。

于是你们你一言我一语慢慢熟络起来,他告诉你他在上海支教,这次假期是回四川看看父母。可能是旅途的寂寞会使人变得开朗吧,这期间对面座位上的两个中学生也加入了交谈。

他们拿出东西来给你吃,你不好意思拒绝,你想,我不能白得别人的东西啊,我得给他们一些什么东西啊,但是这次你没带什么吃的。对了,给他们讲真相吧,你暗暗下定决心。

“听说这次四川地震死了很多人,都被瞒报了,是不是真的啊。”你想借这个话题引入你想讲的真相。

“唉,是啊。幸好我父母没事啊,汶川那边现在还有很多家长都找不到孩子呢,唉,学校成片的倒,哪里去找人唉。”那个老师的语气突然悲伤起来。

“听说在地震前都有科学家提醒过的,后来好象被政府说成是谣言了。”

“这种政府,他们的官员当然是这么说的!稳定压倒一切么,人的命哪有他们的乌纱帽值钱!”

这时其中一个学生说道:“我一个网友是四川的,地震后到现在还没联系上呢。”

“其实如果当时政府不辟谣的话可能不会死这么多人的。”

“哎,小姑娘你是不知道,这根本不算什么,当时六四死了多少大学生啊,他们都能说一个人学生都没死,这个政府不会真正去为人民的,在他们眼中那些只不过是虫子而已。”他压低了声音。

“是啊,法轮功不就是这样被诬蔑的么,说什么自焚,什么精神病的。”

“法轮功是被诬蔑的?”他问道。

那两个学生也在看着你。

你继续道:“是啊,你们不知道么,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一个骗局,你们想想,要是真有人在那自焚,谁能这么及时赶到那灭火啊,哪有随身带灭火器巡逻队警察啊,前些天不是有人因为上访被拦截最后到天安门自焚么,那他自焚怎么没人给灭火呢,而且经过调查发现里面的人根本没有炼过法轮功。”

“哦,你这么说我想起来了,当时那铺天盖地的新闻,我也觉得奇怪,就是没有纵深想下去,中共每次想打到谁都要这么全国式的搞。”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是啊,法轮功是好的,我和家里人一起去过香港,那里也有法轮功的,我还拍了照片,当时我拿出来给班上同学看的时候他们都笑我中毒了,后来我都不敢拿出来了。”那学生说着拿出手机给你们一张张的展示。

“原来香港也这么多人啊。”你暗暗赞叹着,“这阵势很大啊。”

“是啊,他们还劝我们三退。”那学生说。

“什么意思。”那个老师问。

“就是退党退团退队啊,可是导游告诉我们他们是在搞政治,别去接触他们,他们出来活动是有钱拿的,但是我听法轮功他们说的也挺有道理的。”

“他们怎么说的?”你问

“大概就是中共作恶多端,老天要惩罚他,哦,对了,他们叫做天灭中共,那横幅挂的很大的呢。”

“什么搞政治,在中共眼里,要你搞政治你就得搞政治,不让你搞政治时,就把政治当作打人的棒子!”那个老师很不屑的说。

“恩,我一朋友就是炼法轮功的,他人可好了,他还教我做人要真善忍。”你说道。

“对了。”你好象想起什么一样,这是他送我的词。

教师接过你手中的那首词看着看着便念了起来:

人世繁华难带走

归真返本修行

法轮大法是真经

心怀真善忍

自在笑浮生

“意境挺高的么,写的我都想看看法轮功的书了。”

你这一听可高兴坏了:“我刚好就有书啊,就我那朋友送我的。”你说着就拿出那本和同修一起做的《转法轮》。

“哪里哪里。”那两学生也探过头来,显得很想看的样子。

你从包里拿出那本被你包的很好的《转法轮》,递给他们道:“朋友说这书很珍贵,要我每次洗完手再看。”

这时那教师接过书道:“我知道以前僧人看佛经时是很恭敬的,难不成这也是?”说着就翻开了《转法轮》。

“奇怪,这个人好面熟啊。”他端详着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照片,凝眉思索着什么,可是毫无思绪,于是便只能往下翻看。

他看完第一篇<论语>后略沉吟了一会道:“这书不简单,我得好好研究研究,说着就旁若无人的看了起来。”

你看着这个老师,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你想:这可真是缘分啊。于是你转头对那两个学生说:“你们想看么。”

“想。”他们异口同声道。

“好的,只是我现在只有这一本书,所以只能用手机蓝牙传你电子版的了。”

“没事,我看手机早看习惯了。”其中一个说。

就这样,这原本热闹的讨论变成了集体安静的看书会,你看着他们看书时那认真的样子,心中的生出难以言说的喜悦,你是在为他们能明白真相,能看到大法而高兴呢。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