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归程(三)

Print

【圆明网】
第六章

步行在沿江的驳岸上,秋风微凉,不远处的一条散落着静谧渔火的乌篷船慢慢驶来,那船家有一句没一句的唱着不知名字的歌谣。你走在他的身后,心情平静,丝毫没有了先前的那种不自在,没想到那个护身符有这样的威力。其实当你见到他时更是惊讶,他容貌清秀,完全不是印象里那种诗书满腹的老者形象。不过仔细想想,若他要是一个老人,那才是真使人惊讶的事情呢。

你们一边信步走着,一边象是老朋友一样山南海北的聊着,完全没有因第一次见面而有任何拘束。

他给你指了指他们这最有名的山,并说着历史上的名人在这里留下的精彩故事,你听着听着突然生出了一种“这地方我以前来过的”感觉。

你把这个感觉对他说了以后,他半开玩笑道:“那你就是那个古人吧。”

“有些时候真是觉得很奇怪。”你似问非问的说道,“明明没去过的地方,但是到了那个地方就感觉曾经去过,甚至还会隐约感觉到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思索了会,说道:“其实也不奇怪,你听说过预言么?”

“知道一些,什么《马前课》、《推背图》,还有什么《烧饼歌》之类的。”你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对了,那些不就是你以前对我说的么,我还记得你说这些很重要,让我仔细看看,结果最后我还是什么都没看明白。”

“其实那里面写的就是未来的事情,那是以前有功能的人在他能力范围内,看到未来世间和宇宙的变化从而写出来在要紧关头给世人看的。”他说,“因为是写未来的事情,所以那些预言的作者都采用隐晦的像字谜一样的形式,为的是不破坏常人的社会形式。”

你说:“用功能预测未来什么的,这些东西只有小说里面才有的吧。”

“艺术也是来源于现实的。”他说,“其实特异功能一直是存在的,你比如说你能知道自己去过某个地方,或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那常人就说是第六感,其实就是特异功能,只不过你的功能很小或不怎么好用,而大功能有的就不多见了,因为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具备的了的,所以就导致许多人对它不认识,在三国时,华佗一看曹操就知道他脑子里是个瘤,因为华佗是特异功能嘛,而曹操没有这能力,所以曹操以为华佗想拿他的脑袋,就把华佗关了起来。”

你听着觉得他说的似乎有点道理,但是觉得又有点玄乎。

他看看你没说话就继续道:“那扁鹊给蔡桓公治病不也是一样的么,中医讲望闻问切,为什么把望摆在开头,那是因为这是中医治病的最高境界,最厉害的手法,他只要看看就能知道那病人的病因是什么,而且古代医书上也明确记载了那些大医学家也都是特异功能者。”

“可能是古代人骗人的吧?”你脱口而出。

他看着你笑了:“你觉得是讲究仁义礼智信的古人会骗人呢,还是只讲究物质享受只注重现实的现代人会骗人呢。”

他接着说:“其实现代人才是最可怜的,被从小灌输进化论和无神论,被党媒一言堂毒害着,导致现代人对古代人的认识非常偏激,总把封建落后愚昧等词和古代人联系起来,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古代会有《道德经》,会有唐诗宋词元曲,会有数不清的文明古迹,那真的是愚昧和落后的人能创造出来的东西吗,那为什么现代这么聪明的人写不出像是李白那样的诗,苏轼那样的词,写不出象《西游记》、《红楼梦》那样的小说,而且信那些神奇之事的人都不是等闲之辈,就像秦始皇,他都能统一了中国,这种人会随随便便的去找骗人的仙丹么?”

你默默听着不知道怎么反驳才好,就说:“那些神话传说我们也没看见啊,谁知道是真的假的?”

“不能说你看不见的就是假的,不存在的,那你现在能看见太阳么?”他反问道。

你被他问的急了,就说:“能!”

他看了看你,笑了,你也笑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对不起啊,本想让你理解我所要表达的意思,结果却……”

你被他突如其来的道歉弄得不好意思起来,你摸摸头说道:“其实我知道你的意思。”

他笑着说:“明白就好,其实我就是想告诉你人在迷中,常人都被这表明物质迷住了。”

“人在迷中?”这种说法倒是你头一次听说。

“是啊,人在迷中。”他又重复了一遍。

“那谁不在迷中?”

你看看他,似乎在酝酿着什么,但又迟迟不说话,于是你有点急切的说:“有什么话你快点说啊。”

“觉者。”他突然改变那不急不慢的口吻坚定的说。

“觉者?”你内心深处的某一个地方震动起来,接着感到身上有股热流在漫延,那是一种很微妙的体验。

“是的,觉者。”

“那怎么跳出迷中,怎么做一个觉者?”

“你不是说过么。”

“我说过?”你很奇怪。

“修炼啊,修成正法正觉超脱红尘的觉者。”

“不是我说,我是听一个阿姨说的,那个阿姨和你一样对我说了很多东西呢。”

“哪个阿姨?”他问道。

“就是这个。”你拿出阿姨给的那个护身符,在他面前亮了亮,“她送给我的。”

他拿着那个护身符仔细看了起来,那平静的脸上第一次显现出了惊奇的表情,没想到那阿姨的护身符有这么大的作用。虽然仅仅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但你看的真切,那足以使你惊喜了,因为你又有了一个新的发现。

“好好拿着。”他把护身符交还给了你。

“那你说,什么是修炼啊?”你接过护身符并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口袋里。

“简单的说,就是如何去做一个好人。比如说,在社会上,在工作中,有人伤害了你,你不去和他计较,有人骂你,你也不当一回事,你能忍受过去。在名利的考验中,你能摆放好心态,不和别人去争去斗。”

“这容易。”你不假思索道。

他看了看你,继续道:“在感情受到冲击的时候,也能放下心来,不去执着。”

“这我办不到。”你说的是实话。

他笑了:“那可以先去名利心。”好像在对你说,又好像是他的自言自语。

“人怎么可能把感情放下呢?”你问,不然人活着多没意思啊。

“把情放下不是对人冷酷,因为情不只是你多么喜欢一个人,你如果讨厌一个人,那也是情。”

这你倒是第一次听说。

“而真正放下情,你就会修出慈悲,那是一种很神圣的东西,那时候,你不但对你的家人很好,你会发现你对谁都是一样的。”他继续说道。

这样啊。你若有所思,想着对谁都一样好到底是怎么样一种状态。

此刻,沿江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那黑色袭来,试图将你们包裹,而只那悬停于半空的月还在散着幽幽光华,正为你们照亮脚下的路,但是眼前的这些变化并没有打动那个沉思中的你。

“那你刚才说的常人都被这表明物质迷住,这个我不太懂哦。”

他想了想说:“我谈谈我个人的理解啊,你比如说我们看到了一个橘子,以我们现在的认识当然知道橘子是可以吃到,但是如果是婴儿的话,他当然不知道橘子是什么东西。后来等他有了知识,知道橘子是树上长的,把橘子皮剥掉可以吃里面的果肉,等他再长大一些,他就会知道橘子皮也是可以吃的,只不过需要加工成橙皮,甚至是可以入药。”

“这是当然。”你还是没明白他想要说的是什么。

“那么当他成为了一个科学家的时候,那么他就会知道橘子的更多作用,他会知道橘子里含有多少化学元素,人们也就可以用这些化学元素来为自己服务了。”

他继续说道:“那再往下认识的话,你会发现,橘子里有无数的分子,分子里有的原子,原子里有的原子核、中子、电子、质子,那再往下看,里面还有夸克、中微子。当然,以现有的科学,到了中微子已经研究到物质的尽头了。但是那中微子里面还有多少更微小的物质呢?”

“无数?”你也不确定。

“对,无量无际无数的微小物质,但是以我们现有的科学仪器是根本无法探知的。那么回到刚才的话题,当我们看到了一个橘子,它仅仅是一个橘子么,表面上看,它确实还是一个橘子,但是在它的微观下却是有无限多的微粒,那它们是以什么形态存在着的?”

你当然知道他不是在问你。

“其实我们用现代科学去探求那些东西,是永远也无法探求到的。就像是一个婴儿,他怎么能知道橘子是由分子构成的呢。而现在人类对宇宙对真理的探求不正是像一个婴儿一般么?所以说,人所认识的现实,用眼睛看到的一切,人认为是现实,是真实,其实只是事物最表面的表现而已。”

“那人都是看事物的表面的啊。”

“所以常人才对名利情这么难割舍,所以人们才会有各种矛盾甚至是战争,所以现在的人才会无限度的去做坏事,因为人看不到做坏事时会产生黑色物质业力,而那业力才是造成人灾难的真正原因所在。”

“就是古人说的善恶有报吧。”

“是的。”

“那古人又从哪听来的这些道理呢?”

“你想知道?”

“想啊,快别卖关子了。”

“我倒是有一本书可以解答你心中的困惑?”

“什么名字?”

“《转法轮》。”

“那是不是就是护身符上的那个?”

“没错。”

“那电视上的那些宣传是怎么回事?”这么问并不是你因为不知道,你在你们家乡遇到过几次炼法轮功的,他们都给了你真相资料,当时你的只是觉的这些人是在反共,而根本就没有在意那些真相材料中因为炼功而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事实。

“其实,历史上的正教修炼都是在魔难中走出来的,当年耶稣基督传他的道的时候,罗马皇帝就把基督教定为邪教,他自己烧毁宫殿并嫁祸给善良的基督徒们,甚至把耶稣基督都钉在十字架上。”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嫉妒。他嫉妒耶稣比他更得人心,他嫉妒人们都相信耶稣的话,他害怕自己失去权力。而有理智的人是去反省自己失去人心的原因并改正先前的错误,而不是用愚蠢的栽赃及迫害来巩固自己的权利。”

“那耶稣也不是要他的政权啊,他有什么可嫉妒的?”你还是不明白。

“对,中国有句古话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小人每每以自己那龌龊的想法去衡量周遭,他考虑问题的时候都是站在别人怎么样会伤害他的利益占有他的权力这个角度上,因为他就是这么去对待别人的,所以他们永远不会真正理解正人君子的气度及其高尚的品德的,更何况是去理解一群舍弃世间执着的修炼人。”

“那法轮功也是好的咯?”

“当然是好的,法轮大法是修炼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高德大法,你以前所看到的电视上所有的宣传都是中共政府为了取缔大法而造的假。”

“所有都是假的?总有一些是真的吧,到底也是人民政府啊。”你还是有点疑惑。

“其实你翻开历史的过去几十年,中国人经历了无数次的迫害,虽然这些在教科书上都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但是你只要问问年岁大一点的人,都是对当时的情况不寒而栗的。”他停了一会继续道,“三反、五反、大跃进、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六四哪一次不是灾难?而那些持反对意见者,即使是身居国家主席的高位哪一个不又是被宣传成十恶不赦从而被残酷迫害的?”

“这倒是,这些都是灾难。”这你是清楚的,但你总以为那些都是历史的过去,都是书本上的东西,和自己太遥远也没有什么关系,可是没想到这迫害就距离你那么近,你回忆当时的情景时,电视里二十四小时铺天盖地的诽谤宣传几乎遮天蔽日而来,这来至整个政府的污蔑对那些练法轮功的人是多么大的打击啊。

“哎,法轮功太可怜了。”你叹息道。

“总会有云消雾散的一天的。”他说。

你好像突然意识到什么:“你该不会是法轮功吧?”

“是啊。”

“你也?”你觉得自己好象是被骗了一样,感觉大脑有点承受不住了,你不住的想着:“不会吧,他怎么会是法轮功,他竟然是法轮功,今天才知道他也是炼法轮功的,他也太能瞒了吧,我以前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呢?”

你拍拍脑袋道:“我大脑有点短路,你让我好好想想。”

他笑出声了:“好吧,好吧,你慢慢想吧,大法是好是坏你自己明辨。”

“其实那个阿姨也和我说这些,我也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你沉默了一会说道,“你们法轮功真有这么神么,让全世界亿万民众都来修炼?”

“那你得自己从书中找答案了。”他笑着说,笑容干净而又神秘。

第七章

回到宾馆,已经十二点了,若是往常的这个时间,你应该沉浸在某个荒诞猎奇的梦中。可是现在,你睡意全无,你想赶快翻看这本被他说成是“我有幸读到,也是这辈子读到最好的书”。

你拿起书正准备翻,突然脑海里跳出了一句他的嘱咐:看书前要把手洗干净。

好吧,这是你答应过他的。

此时此刻,万物皆已沉眠,坠入那比红尘更难以琢磨的迷梦中,只有那不知藏身何处的山虫还在欲断欲续的鸣叫着。

你全神贯注的看着书,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你被书中的法理所深深折服,原来这就是你要找的“解脱之法”啊。你觉的自己终于找到了真理,找到了归宿,你知道了书中说的“佛法”不是迷信而是更高的科学,你明白了做好事能积德,而德是一种在另外空间有形的物质,它才是能决定你一生的东西,你了悟了人来世的目地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修炼能返回自己真正的家园。每当你看完一个章节时,就迫不及待的去看下一个章节。虽然书中所阐述的法理对你而言完全是全新的概念,但你却觉得一点也不陌生,似乎有一念在告诉自己:我就是为了得这部法而来的。

之前还带有的怀疑和困惑一扫而光,这真理之光强大如突破天际的力量照进了你每个细胞的微观中,你几乎没有犹豫的接受了书中所阐述的全部法理。

这不就是迷中世人所追寻的大法吗?你失落着相逢恨晚,你幸福着得来不易,你叹息着世人的沉迷,为何如此博大精深的佛法修炼会被政府歪曲成那个样子?

合上书时,阳光早已照进窗台,你在屋子里来回踱步,不知该用什么方式来表达自己得法的喜悦。你想了半天,最后选择打开日记,在上面郑重其事的写了一句话,然后将它放置在枕边才倒头睡去。

清风拂动,窥视着你那写的满满的心事,终于吹开了最后一页,上面写着你那漂亮而圆润的一行小字:我终于得法了。

你笑了,那是因为此刻你正沉浸在一个美梦之中。你梦见了无数星辰散着幽幽的光华,好似满月时那水底的明珠,你呆呆的看着,心已沉醉,那种美悠远而又宁静,那是期盼已久的夜空。突然,漫天星辰改变了运行轨迹,顷刻间组成一朵巨大的莲花,它自转着,并随着自身的旋转而放出无际的光焰,圣洁无比。

等你醒来时,已近正午,虽说才睡了几个小时,但觉的精神百倍,一身轻,只是肚子饿的难以忍受。于是你便下楼弄了点小吃充饥,期间你还给他打了个电话约他见面,你觉的有太多的话要和他说,所以吃的有点狼吞虎咽,这还引来好几个游客的笑声,当然,那些都是善意的笑,而满是因得法而喜悦你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些事情。

走出小吃店,太阳高照,虽然是秋季,但这正午的太阳还是热力不减,街上到处能看到将外套拿在手上的游客。

你乘上车,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就是你那来时的座位,不同的是,先前的忧郁和迷茫已经转变为一种难以言说的喜悦,那种只有得法的人才能体会到的幸福感,你觉得自己会这样得法实在是太巧合太幸运了,但是仔细想想,这些难道不就是安排好了的吗?你看着窗外的风景,瞬息万变,而你心底却升起一种永恒不变的信念:我要修炼!似乎就在在同一时刻,你双手合十,泪也流了下来。

你们在老地方相见,你一眼就看见了他,站在站台的后面,似在与一个老乞丐交谈。

你想叫他,话到嘴边你才发现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真名。于是你悄悄走过去拍了他一下。

“你来啦。”他将手上的两瓶水递给你一瓶。

“你在和这位……老爷爷,说什么呢?”你好奇的问。

“没什么,都已经说完了,我们走吧。”说完他转身对那个乞丐点了点头。

那老乞丐也笑着向你们的方向点了点头,你也下意识的向那个乞丐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和谁都有共同语言?”

他看你是误会了,就向你解释道:“刚才给他了一张真相钱币,告诉他按照上面的念,会有福报的,可是他不认字,我就一个一个字教他念。”

“什么字?”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哦。”你心领神会,“福不福报不说,真要是能按照真善忍去做,这个人就一定是一个的圣人。”

“是啊,那你书看完了吗?”他马上切入正题。

“看完了,我已经什么都明白了。”你说,“今天8点才睡的,12点就起来了,感觉特有精神。”

“是吗,那可太好了。”

你忽然想起昨天那个神奇的梦,就将这个梦诉与他。

“真的是很大的缘分啊,很不容易。”他感叹道。

“那些都是真的吗?”

“那是师父在鼓励你呢。”

“我冥冥中觉着那就是我看到的真实景象,太神圣了太美好了,当时我都惊呆了,醒来后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你们一边走一边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昨晚来过的地方。“真是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啊。”你感叹着,便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大诗人。”他笑着说。

你努努嘴没能说出话来。

你们一边爬山,一边聊着修炼的话题,怎么过关哪,如何忍啊,遇到魔难的时候怎么处理啊,说着说着,他就谈到了师父,说师父传法时的珍贵历史。

“刚开始传法时,资金很紧张,师父为了省钱办班租礼堂,吃的是方便面,而且一吃就是几个月,几年,当时几个跟随师父的学员也吃方便面,吃到后来,那几个学员听到方便面三个字就发怵,但是师父还是吃那方便面,师父应该是世界上吃方便面最多的人了。”

“而且师父住的是最便宜的旅馆,据当时参加学习班的一位学员回忆,她们租的旅馆又脏又破,晚上睡觉都有老鼠在那里爬来爬去,很多,而且胆子都很大,有时还会从她们的脸上爬过去,因为那地方实在是太差了,她们那些学员中有几个受不了就去找别的旅馆了,然后第二天早上,还是住原来那地方的学员在她们吃早饭的时候,看到师父竟然也在那个旅馆里。”

“在中国传法的两年多时间里,师父基本上每14天要办一期班,一共办了56期学习班,师父基本上是没有休息日的,很多时候都是那一期班最后一堂课结束后就直接跑去坐火车的,但是师父却从来不跟我们说这些事。”

“邪恶给师父造谣说师父敛财,说师父住豪宅,大法弟子都知道师父的家,就是在长春那种老房子,很小,其实,即使师父真的是住豪宅那又如何呢,因为迫害之前中国已经有近一亿人在学大法了,如果每个人有一本《转法轮》,就算每本书师父只赚一块钱,那师父也是亿万富翁了。”

不管说多少你都听不够,你追问着,于是他就说起了一些师父传法时神奇而又殊胜的事迹。

“九二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大法是当时的明星功派,别的气功展位上人是寥寥无几,人都拥挤在我们这儿。那时人们对气功的理解都只是在祛病健身上,师父给那些病人治病都是手到病除,什么罗锅啊,什么癌症啊,这个病那个病的,都是医院治不了的病啊。这种病人一下子病好了,那会是什么感觉啊,他们一下子就把师父当成救命恩人了,所以那些病人和他们的家属真是接连不断的给师父下跪,但师父都把他们扶起来,不让他们跪着。那些人们看上去是奇迹的事情,在当时来说,学员们都觉得太正常不过了,因为太普遍了,大家都习惯了。”

“哎,可是我却没有这个缘分见到师父,真是遗憾啊。”他叹了一口气。

不知不觉你们已爬到了山顶,可你还在因那些表面上简单朴素的故事而深深震撼,你似乎感觉自己就在现场,就挤在那人群中,看着师父大手一挥……

两千五百年前,释迦摩尼佛为普渡众生而放弃王位在常人中乞食;两千年前,耶稣基督为了救度世人而被罗马皇帝钉死在十字架上;今天,师父为给众生传大法,更是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的苦难,以及整部国家宣传机器的污蔑和诽谤,你突然心里一酸,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

你看着眼下茫茫的江水,似乎正延展至天际。你双手合十,在心底发出一句最真诚的期盼:“众生啊,千万别对大法不敬,千万别对我们的师父不敬,你们不知道他是那么的伟大啊!”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