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归程(二)

Print

【圆明网】

第三章

“修炼。”

你咀嚼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词,说熟悉,那是根植在中华文化深处的一个古老而又神圣的词汇,说陌生,可能是因为在现代这个讲求物欲的社会里早已失去了它的容身之所。

车子在雨中行驶着,山色朦胧,只不过穿了一个山洞天气就有这般变化,你轻靠着窗表情忧郁眼神游离,仿佛是对那个古老的名词的无法释怀,抑或是被这阴沉迷蒙的天气所感染,你突然开始思索一些很深奥的事情,你想着你这样突然告别朋友来到这山里有什么意义,你又想你想这个有什么意义,什么又有意义,人活着又有什么意义,你晃了晃脑袋,显然你也想不出来。

大概那个阿姨知道,等有机会一定要问问她,你嘴角微微扬起,真是个聪明的办法。

客车雨刷器响着,车胎在打湿的公路留下长长的轨迹,外面已是烟雨迷蒙。你眼睛微闭,静静感受着。但是你安静不下来 ,每当你想安静下来什么都不想的时候,那些令人烦心的事就自动跑出来了,它们在你的脑子里翻来覆去,你压不住它们,它们千变万化,它们让你觉得那就是你,你有点痛苦,它们又让你想起了他,他的坏,他的好,他在你耳边说过的悄悄话,你慢慢睁开眼睛,透过车窗看见了绵延不断的山,你多希望大山能压住它们。

眼泪又流了下来,和山里的天气一样毫无预兆。这回你肆意想着,你知道你最终还是敌不过它们的。

只有你前面座位上两个高中生还在谈论着,他们说着游戏里的事,有高兴的事,有失落的事,也有对游戏中作弊人的愤愤不平,你真羡慕他们年轻,有朝气,从来不知道困倦。其实你也很年轻,但你就是觉得累,爱的累,恨的累,算计的累,工作的累,无知的累。你看着周围的人,大抵都同你一样。

所以你跑了,跑到这个山里来了,你想找个解脱之法,你不想这么累的活着。

你的面前有山,连绵不断,阻隔着你的视线,还有满天的雾气,你就像生活在一座巨大的迷宫里,觉得自己渺小到无法辨认,不论行到何处,都是拨不开的迷雾,天地间还有比你更渺小的生物吗,你的思绪又开始随意飘移。

不过这不能怪你,许多人都会有相同的感受,也有人会问问自己到底是谁,为什么而活着,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又会有许多人放弃思索,因为他们得不到答案,或者他们只是草草的得出了一个自己都不完全相信的答案,而有些人可能穷其一生都在找寻着答案,或许找寻本身对他们而言就已经是那个问题的结论也未可知了。

当然这些对于现在的你而言还太复杂,你现在只是个逃兵,你逃离了你的家人,你曾经的恋人,你的朋友,你的工作,你的生活,你逃离了一切原本应该属于你的时间和空间。

可是,谁又能说现在这段经历是不属于你的呢?只是它对于你而言太过突然,就象是一只闯入你屋子的小鸟,与其去解决它们还不如去平复你那无措的心,你自是知道现在找不到这解决的办法,或者说你只是不习惯一个人去面对什么,但那又如何呢?

“随其自然吧。”你口中喃喃道。

第四章

汽车停在了景点附近的站台边,雨也止了。

你并没有随着人流往景点的售票处走去,而是找了个景点的工作人员询问这附近的住处。你觉得还是得先找地方放下你的这个背包。虽然原本你也是轻装出行,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物和一些看似琐碎对你而言又必须的小东西。但是这次你不同了,你不想再有什么包袱了。

可没想到的是,这次的行程差点没让你订到房间,究其原因,还不是你自以为“这偏远的景区旅馆是不需要预定的”,要不是有一个临时退房的大叔,今天你大概就要与这山区的鸟兽为伴了。

你呵呵笑了起来,上天眷顾我呀。你不禁这么想着,就如同你高中期末那会儿刚知道自己过数学合格线那天的场景。

这时你才想起他,一个你在网络上认识的人。因为就是他告诉你,上天是眷顾人的。你已经不记得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了,现在想来,总觉得你们一直都是这么熟络,你们时常聊天,天南地北,古今中外。你也喜欢和他说话,不知为什么你总喜欢把自己心中很琐碎的东西和他分享,每当这时,他就会说:呵呵,是啊之类似是而非的话。不过你可不管他什么感受,只要没有嘲笑你,就连你拯救了一只小虫这事都是会去和他说说的。

但只是这样还不足以使你主动去找他说话,因为他会说很多你从来没有听过的知识,做人的道理,历史的故事,你把他当成你课外知识的储藏室,不过你又有点埋怨他,因为他从不主动和你说话。

“自命清高,哼!”你脱口而出。

你又笑了,笑自己像个傻瓜。

你继续想,想象他的样子,他说他的年龄和你一样,你不很相信,当然也不是怀疑他,只是每当你想象他的样子时脑子里老是自动浮现出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形像。

他和你说着历史故事,韩信受辱,孙庞斗智,释迦传法,岳飞报国,屈原沉江,多的简直没办法记过来,他一边感叹着古人的德行,一边谈着自己的体会,你常常从他所说的话里得到一些启发,虽然大多都是些和这个社会现实追求格格不入的东西,有时你很认同,而有时候却很反对,但他从不和你争辩,仿佛从他发过来的字里行间有一种莫名的力量,让你觉得他早就真理在握了。这种感觉就象是被长辈那种慈祥的目光注视着的孩子一样,自己只不过是在闹别扭而已。

有时候他也写点古诗,你每每向他索要成功都如获至宝,你把他的诗都抄写在你那本写满你小心思的本子里。因为每当你看到那些诗时,就会慢慢安静下来,虽然似懂非懂,但你感受的到那股正能量,就像,就像那个阿姨一样。

“莫非?”你自言自语道。

“不会不会。”你摆摆手。

“可是他会写诗。”你疑惑着拿出那本小本子,随手翻开一页:

仰卧老藤下

神思天地间

死生无复虑

何须带愁眠

这怎么可能会是和我同岁的人写的诗呀,你更加迷惑了。

其实,这次出行就是受了他的影响,因为这里就是他的家乡,他也跟你说了很多关于他家乡的事。这让你心升想往,总想去探访那一方的水脉山峦,也想去见一见他,这个从未蒙面的老朋友。可是,来到这里已经两天,你都还没有联系他,告诉他你已经离他很近,可能是还没有那个勇气吧。

第五章

你从窗外欣赏着这里的风景,山林间高低错落的不知是哪个朝代的古代建筑,最高处耸立着一座九层高的白塔,还不时有使钟声传来,在这山间久久回荡,没想到世间竟还有如此宁静的山城。

你突然想要就此归隐,逃离那红尘浊世,以月为伴,以鹿为友,就住在这山间,最好找个山洞,饿了就吃些野果,再在洞口种点蔬菜,然后只结交山中的朋友,再做些象那古书上所写的炼丹采药的事。

不行,不行,还有我的爸妈,必须把他们接来和我一块住,不然他们肯定会担心的。你就这么胡乱的想着,你觉得这样的人生很不错,人就应该这样的活着,没有俗世的拖累,潇潇洒洒自自在在的。

对了,给他发给短信,看看他有什么想法。这么想着你便拿出手机很自然的按了起来。

“呵呵,挺不错的。”

你就知道他不会嘲笑你,于是你高兴的回了一条短信:“那到时候你来和我作伴么?”

“作伴干什么呢。”

“一起修炼呀。”刚说完你就有点后悔,因为你想起了那个阿姨谈到过修炼是最严肃的事情。

“好啊。”

你看到他这么爽快就答应,心情马上好了起来,可是你并不懂什么修炼,于是你只能向他坦白:“不过我不懂修炼。”

“我懂一些。”

“真的,那你要教我。”

“好的,可是你离我这太远。”

“我已经来了,就在你家乡呢,我是昨天坐火车来的。”你终于找到时机说这事了,可它还是显得很突兀。

“哦,是吗,那太好了,你现在在哪里呢?”

你看他语气里不但没有惊讶的意思,反而还说“太好了”,真是很难让人理解他现在的想法,不过你耸耸肩,不再纠结,反而觉得这人忽然很有意思,于是你往手机里码着字,这回你是在告诉他自己现在的位置。

“那很近啊,到时候可以好好聊聊,顺便也带你看看我家乡的夜景。”他说。

“好的。”发完短信你便松开手,手机掉落床上。此刻你象没了力气一样往床上一仰,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你在想自己是不是太莽撞了,如此唐突的来见一个陌生人,还辞了自己的工作。如果他是坏人怎么办,如果他嫌弃我怎么办……

你捏了捏自己的手臂,感受着仿佛是从别人身上传来的疼痛,真实却又虚无缥缈,又是那种空洞洞的感受。

你对这突如其来的发展有些无所适从,你紧张、焦虑、无力却同时又期待、急切、兴奋。这些情绪混绕在一起,纠缠着你,压抑着你,你感觉呼吸苦难。

“啊!~~~”你尖叫着把脸埋进了枕头里,试图把它们发泄出去。

终于,你喊的累了。你靠在床头,看着窗外,游人们还在只共双人并行的石板叠砌的坡道上缓缓前行着。远处是略带秋意的山色,山间的枫树叶在常绿乔木的映衬下隐现在那仍未散尽烟雾里,宛如碧波中的锦鲤。

多美的秋山,但你却无心多看,你本想放下那包袱,放下那不知何时出现的负面情绪,可是它们却时刻逶迤着你,你开始想,想着去掉它们的办法,其实你也一直在尝试,尖叫就是其中之一,还有憋气,你甚至尝试过把自己关进漆黑的小屋,只是这一切都没有真正起过作用。

“对了,那个护身符说不定有用!”你跳了起来,它就在那外衣的口袋里。

(待续)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