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尼亚:用正念解决时间不足的问题 (译文)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2004年得法的罗马尼亚学员。我已婚,有个四岁半的女儿,在一家电讯公司做编程技术员。今天,能够在欧洲法会与同修们分享我的修炼体会,我感到无比荣幸。

我从小就向往人人遵循正法理的幸福美好的世界。然而,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到这样的法理和世界。2004年在一个打坐的人旁边看到“真善忍”的法理,使我认识到:“好,我找到了”。

从那时起,我很想让人们看到并了解带来这些法理的大法是什么。这些年来,我有幸参加了一些项目,如:圆明网,翻译师父的讲法,神韵,大纪元及其它一些项目。每天我都得学法,发正念,挤时间炼功和做一些其它的事。有时,感到时间真的不够用。

例如写这个交流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我本来可以条件反射的说,我没有时间。但那会不会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呢?难道我不是错过了一个绝好的修炼过程吗?当我重读自己的交流草稿时,我的执着和缺点难道不是非常明显吗?这不是一个宝贵的提高机会吗?这不就是我为什么来的吗?师父给我们开创了法会这样一个宝贵的提高机会。那么这所谓的没有时间,是不是让我有机会看看我认为还有什么比为法会做出贡献更重要的。这样一来,那些我认为无关紧要的小执着,不得不向我展示其实力。这反过来又帮助我重视这些执着,并坚定了消除他们的意志。

由于这些原因,我想与大家交流时间不够的问题,以及它如何反映出我的正念不足。我这个经历是基于师父慈悲安排的几件事。

第一件事让我意识到,“我没有时间”的说法实际上是假的。每当我找不到时间做一些事情,我就不假思索地使用这句话,反过来这句话给我造成一个印象,我是完全无辜的,因为时间应该是客观的。但是一位同修很自然的指出,我没有做那件事的真正原因,不是因为没有时间,而是因为我认为那件事情没那么重要。

当然,这牵扯着很多其他的事情,使我的心在修炼过程中变得非常透明。例如,这昭然揭示了我花多少的时间和精力学法,炼功,讲真相或对我身边的众生保持足够的慈悲,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教导我们:“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 “

意识到很多东西都可以如此轻易的被一句习惯性的“我没有时间”所掩盖,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有意识的为我自己所定的重要排序而负责,比无知的随波逐流不是要强得多吗?

第二件事让我意识到时间不够是如何产生的,我收到一位同修发来的信息说:“欧洲隧道有一些技术上的问题,神韵的汽车和卡车仍在法国排队。请注意正邪大战一直在进行。“我心想:看,这位同修能够真正用清醒的头脑和永恒的正念去对待这样一个严重的问题,而不是像我那样被三界的假象所迷惑。

之后,我掉了一支牙签,怎么找也找不到。这可能是发生在我生活中最不起眼的对时间的浪费之一。尽管如此,一方面我在讲真相项目上落下了很多功课,另一方面我得到最严肃的警告,正邪之间是一场持久战,我意识到,这件事情是严肃的,我真的不应该浪费任何时间,因此我不再把时间浪费在寻找牙签上。这只是举一个例子来说明时间的主次,以及宝贵的时间是如此微妙,看似无辜间损失的。当我的头脑不那么清醒,因此正念不够强时,能够在不知不觉间用无数种方式浪费了时间。那么这不就是邪恶的一个重大胜利吗?

我相信,每一个同修都有心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师父把我们所有的人都当作是大法弟子,使我们成为宇宙中极其珍贵的粒子。当我们说想要什么,整个宇宙都在聆听。

那么,我们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干扰?我的理解是,正因为整个宇宙都在聆听,他们希望我们修成圆满。同时这又给与我们权力和责任。一方面,如果我们的念很正,任何邪恶都无法阻挡,哪怕是很难觉察的,另一方面,如果放松正念,就很容易忘却神圣的使命,那时我们只是无能的常人,可以被无数种方式引入歧途而不自觉。

那么,什么是正念?现在我明白了,这是从法中来的思想,因为这是唯一能够帮助我们摆脱周围幻像的思想。因此,真正的提高来自于学好法,用法中所学到的东西判断事物。我想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学到的法上的心得交流是如此的珍贵。

在所有的交流和所有的项目中,我们都有机会向内找,用法来衡量。非常重要的是,我们有能力互相鼓励并以此为骄傲。在光天化日之下丢了一支牙签,使我亲身体验到了在这个世界里是多么容易被即便是看似微不足道的执着引入歧途。

我相信仅仅通过在这个问题上交流就可以帮助身边的同修减少失去的时间。如果我们能充分暴露这个邪恶,就像任何其他的邪恶,我们就可以瓦解它,它就不能再使我们放慢脚步。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谢谢同修。

(2012年布鲁塞尔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