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多学法,过好心性关

Print

【圆明网】慈悲伟大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97年得法的大法弟子,15年的修炼之路,经历了太多。只有师父的呵护和信师信法才能走到今天。

一、信师信法闯难关

两年前,我来到了欧洲,刚来时不知道在新环境里怎样修。语言、环境完全陌生,修炼和讲真相的形式也不一样了,一时转不过弯来,好像到了一个虚幻的世界。

但容不得我去适应,不到一个月就迎来了2010年神韵的推广,接下来的5个月是在全力以赴推广12场神韵中拼过来的。然而,在这个环境里,最大的问题是懈怠,由于学法、炼功、发正念跟不上,推广神韵后期感到力不从心,最后就是以人力相拼。由此我才深刻的理解到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度众生。神韵过后,我和先生同修身体上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最严厉的“考验”。

自己的身体在另外空间像被通上了管道,不好的东西不断往身上灌,身体变的异常的敏感,巨大的压力使我浑身发冷、紧张、焦虑,脸色黯黑。再加上还得照顾先生,他病业反映最严重时躺在床上头都抬不起来,先生是家里的独子,公婆都是常人,如果他正念闯不过来,我怎么和国内的公婆交代,那将给大法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同时我还得符合常人状态去学习语言、考试,所有的家务,女儿也不能和我们团聚……那真是“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洪吟》)。我觉的自己就像黑夜里漂泊在汹涌恶浪里的小舟,随时会被恶浪吞没。但艰难时刻总能想到师父。

我加紧学法、炼功、向内找,也找到了很多不好的心,比如安逸心、显示心、自以为是、色欲心等很不好的心。但还是没有什么改变,发正念清理自己最多时每天4-5小时,长时间清理后,感觉空间场干净了,可是一会儿又不行了。我和先生同修否定着迫害、与其它生命善解、求师父加持,但都没有太大的改观。于是我糊涂了、开始胡思乱想了:自己根基不好吧?我不是修炼的料儿吧?旧势力要淘汰我吧等等。绝望笼罩着我们,加之身体上的巨大反应,心中苦苦的挣扎,多少次泪水涟涟,几乎失去了信心。天天看师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从先生身上感觉到,那些负面的想法是从邪恶那里打过来的,那是打倒一个修炼人信心的致命的伤害,也是修炼人最大的苦。表面上是不相信自己,其实是不相信师父、不相信大法。我们一定要消除这些毁灭我们的想法。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讲法中讲:“……就是选择!宇宙的高层次上就是这么一个理,看谁行就选择了他,这就是理。”

我悟到我们这些大法弟子是师父早已选择的,只是今生随师下世,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已。我们都早已做了选择,这巨难是为什么?读法时我看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

我努力排斥、否定着那些毁灭我的负面想法,坚定的继续发正念清理,并选择了新环境下救度众生之路-打电话讲真相救人。当我坚定的排除干扰、难中救人时,师父给予了我巨大的鼓励。无意中我看到师父的大法像慈悲的对我笑,那一刻我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从我身体出现魔难后,认为自己修的太差了,几乎绝望了,所以一直不敢看师父。谢谢师父,弟子明白了,无论怎样,弟子一定做好三件事,弟子从心底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二、在打电话救人中精進

当我有心向国内打电话讲真相时,师父先安排了同修为我提供听过真相广播的电话号码,我自己打了2-3个月,同修就介绍我上了刚成立的全球RTC打电话平台,从此我开始了精進实修的救人之路。

一心想救人,在平台上我战胜了紧张,爱面子、怕打不好的人心,同时清除着另外空间在我身体上的巨大干扰,天天在平台上坚持着。遇到自己状态不好时,就到平台上听同修打,同修的正念很快就使我拿起电话突破低谷。而当自己心性需要提高时,电话打的会非常艰难。

在打电话过程中,总感觉自己的能量不够,从内心渴望学法,每当捧起大法书时,就感觉师父的能量、法理不断的打给我。后来平台上又安排了集体学法,为了打好电话,我每天保持学三讲法,和学习近一小时的经文。炼功跟不上也不行,因此,每天早晨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刚开始冬天一早起炼功,就浑身发冷,几次都是炼到一半,就又钻進了被窝,后来找了一位同修一起在网上放音乐炼,这样坚持了下来。发正念更是重要,每通电话都得精神集中,把正念打到对方。当法学的好时,接电话的众生就像被定住了一样,师父给的能量通过我打给众生,打一个退一个。

就这样在打电话救众生中,我突破了无奈的懈怠,真正的精進起来了。那些毁灭我的负面干扰也离我而去。我感到只要打电话救人,心里就很踏实。如果有事几天不能打电话,很快就懈怠。再拿起电话轻则对方不退、骂人,重则我打憷拿起电话。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我说你光看书了不行,因为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你只做一件事所以你就感觉不到提高。你如果三件事都做了、做的很好,你就会感觉到提高,和当初自己个人学法修炼那个阶段完全不同了,就是因为这个关系。”其实这就是我过去精進不起来的原因,没有三件事齐做,看书也悟不到法理,或者是一忙起来(神韵期间)就不看书、炼功了,这都不行。

我真实的感受到,一切都来自于法,也更深刻的领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感谢师父安排我上RTC平台,这个平台像一部高效运转的机器,带动我精進救众生。

三、多学法过好心性关

有一段时间,和同修之间出现了心性上的摩擦,被邪恶钻了空子,加大干扰。同修说的每句话都像是冲我来的,而我看到的都是同修的错误和各种人心,那时每天在网上见到同修就想躲。“不刺激到心灵,不算数”《转法轮》。

修炼了十几年了,我深深的知道,自己应该向内找,应该提高心性了而不是逃避。于是我就高密度的学法,发正念清除我和同修之间隔阂的物质,后来我发现我所看到的同修的问题其实也都是自己的问题。找到这些心后,就努力清除它。但思想中还是静不下来,总去想同修的不是。

一天师父突然让我悟到,那些人心不是真正同修自己,那是后天的污染造成的,是同修自己也不承认的、是给同修带来麻烦和苦恼的执着,她也很苦啊。我一定要看同修的优点,同修没有缺点,因为那缺点不是同修自己。当我的心转变过来以后,不但自己心情舒畅了,而且当别人在我面前抱怨这个同修时,自己不但不动心,反而发自内心的处处为其着想、为其辩护。此后,我更加注意检查自己对同修的看法,主动查找自己对哪位同修有负面的看法,找到它,去掉它。直到感觉所有的同修都那么可亲、可敬。否则就是自己有漏。他(她)是师父的弟子,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

四、师父点化我找到了最大的漏

我在打电话救众生的实修中,提高的很快,自身的情况也越来越好,但始终没有完全突破,因为打电话时经常感觉疲劳、甚至发冷。最近突然牙疼,最后面一颗槽牙上居然有一个很不容易发现的洞,已经很大了!我一惊,这是什么漏啊,这么大又这么隐蔽?找不到。

一周后的一天,正在学法时,一个同修因为心性关过不去打电话找我交流,看别人当然清楚了,当同修问我这是什么心造成的时,我脱口而出:“证实自己,为私为我的私心”。这句话一出口,我就呆住了。我一下子明白了,这哪是帮同修过关哪,这不是师父看我实在不悟,让同修当我的镜子照给我看呢吗?我经常有显示心,那不是证实自己吗?而且在平台打电话暗藏着为自己的世界圆满而搜救众生的私心,所以难免追求数量。这时我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圆规,我每天在平台打电话,无论退多退少,就像圆规在画圆,无论圆圈画的大还是小,都是同一个基点—“私”,而只有当去掉这个“私”的支点时,才能溶于无限的法中。这就是为什么我打电话总是受限制的原因。

师父在讲法中讲过:旧宇宙是建立在为私的基础上的,而新宇宙是无私无我的。这个私心不去掉怎么能同化大法、進入新宇宙?这时我脑子里出现了一棵树,“私”就是那树根,而名利情等等人心是树枝,都是从私心这个树根中衍生出来的,而一旦挖掉了私心这个根,其它的执着也将不复存在。师父,我明白了,2年来我这个巨大的魔难就来自于此!当我悟到此时,望着师父的法像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早已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师父,弟子一定精進实修,多救人,完成史前大愿,惟愿师尊笑!

以上是我在海外的修炼所悟,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2012年布鲁塞尔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