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在打电话,救众生的过程中修好自己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我于一九九七年十月得法。在我走进修炼后的一年多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我们的修炼环境被破坏。因为为师父、为大法说公道话,我和我的先生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甚至判刑。二零零五年我们从中国大陆辗转到泰国,又在二零零六年初来到挪威。

来到挪威后,从刚开始抱着为被关押同修减轻压力的心,给相关的警察打电话,到加入劝三退的电话平台,劝他们退出中共邪党、团、队,在到一年前加入营救同修的电话平台,给司法机构和六一零的人员打电话营救被关押的同修和救度那些迫害者,打电话成了我日常讲真相和修炼的主要形式。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受到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度化。在与同修的比学比修中,我去掉了许多人心。

在三退平台上的经历,为我后来打营救电话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三退平台上,令我感触最深的是台湾同修祥和善良的语气,这让我看到自己缺欠的地方。我很早以前就自己在明慧网上拿迫害案例打,刚开始时,遇到骂大法骂师父的警察,我的心就会被带动,警察的声音大,我的声音就大,那时只是把真相讲出来,没有耐心。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时说:“虽然旧势力安排了这邪恶的迫害,可是毕竟中国人是因为大法弟子才饱受这些屈辱、遭受那么多苦难。那从这一点上来讲,那么你们不应该去救度他们吗?大法弟子不应该放开胸怀吗?首恶除外,其实就包括迫害者本身,不也是被迫害的对像吗?”师父的这段法触动了我的心灵,我找到自己的争斗心和对警察有怨恨的心。

我意识到:必須在個人修炼上提高了。我知道争斗心的根源来自党文化,我就開始下功夫看《九评》、《解体党文化》等书籍,有意识地去除党文化的因素。我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任何物质,我感到自身的败物明显的在解体。在個人修炼方面,我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内找。从一听到同修的批评就炸,根本不愿向内找,到后来強忍着不去反驳,含着眼泪的忍,带着满心委屈向内找。有时心里真的很难受,就开始学法,让自己的心静下来。每当我真的能够放下人心来学法时,就会感到好像是回到家里,回到了师父身边,感到幸福又安全。

心静下来了,就能找到自己的问题。逐漸的,我感了到真我,善良的本性在慢慢的显露。通过学法、修心和去党文化,每当我对同修多了一份理解,我对同修抱怨的心和争斗心就减弱了一分。就在这时,有个同修建议我去营救平台试一试打电话营救被关押的同修。

在第一次打营救电话时,有三名警察作了三退、两名警察答应要向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際组织举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我悟到这是师父的点化和鼓励,让我加入这个打电话平台。第二天我就正式加入了營救平台。

在平台上打电话,同修之间的配合很重要。当一位同修给监狱中的警察打电话时,其他的同修帮助发正念清除警察背后的邪恶,打电话时我能感受到强大的能量场。在这个平台上我看到同修在面对骂人的警察时,一点都不动心,仍然思路很清晰的给众生讲真相。加上同修的正念支持,有些警察从一开始骂得很凶,慢慢的不骂了,最后能安静的听真相了。和同修一起拨打电话使我進步很快,善心也越来越强。

随着善心的增加,我的耐心也增加了。在营救平台打电话时,有时拨打电话对方不接,我就持续的拨打,一直拨到对方接电话为止。最多的一次,在我拨了七十多次后,对方终于接了电话,并听完全部真相。

在打电话过程中,我还找到了情绪容易被带动的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对“情”的执著。放不下对女儿的情、执著家人同修的修炼状态,对同修的不满,等等。这个情困扰了我很长时间。有一次在平台上和一位同修交流这个问题,同修与我交流了他对修去情这个执着的体会,他说:“情的后面就是私心,这颗私心不去,可能就让对方变的更不好,就是在害对方。”我明白了我的亲人也是一个个体生命,不是我说了算的。作为一个修炼人,情是必须要放的。

下面我想与大家分享一段发正念的神奇经历。我在最后那次被非法关押时,知道了发正念的法。恶警罚我每天面壁而坐。我坐在那里时就发正念清除劳教所的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脑袋一点杂念都没有。那时我明显的感到师父的加持,每次发正念时感到自己像一座山。就这样每天面壁十来个小时,就发正念十来个小时。我既不感觉累,也不感觉饿。一天,雪白的墙变成了玫瑰色的房子,里面有个修行人在打坐。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多天。那几天我睁眼闭眼看到的都是那个景象。

每天发正念时,我从北京共产邪灵的老槽开始清理;然后清除操控各省市公检法和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的邪恶因素;最后清除关押我的劳教所的所长、书记、大队长、恶警、直到看管每个房间的干警背后的的旧势力、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那时只觉得时间不够用。

二十多天后,突然有一天,一个警察跟我说:“考虑你的身体情况,给你保外就医。”就这样,从本来劳教所因为我不转化,增加了我的劳教期限,到后来提前几个月解除劳教,离开了魔窟。一直到我来到挪威后,我才悟到这是正念的威力,就像师父在《洪吟》(二)中说的:“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

因为曾经有过正念的威力的切身体会,我很重视发正念。无论是欧卫事件还是法拉胜事件,到现在推广神韵,我都去发正念。我把所有师父有关发正念的法帖在几个打电话平台上提醒同修。

但是,在打电话的过程中,人心也会往外冒。有一段时间,有几次打电话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听到了许多表扬声。表扬声一多,欢喜心就不知不觉的冒出来了。接下来打电话的效果也就不好了,发正念时头脑中有了杂念。这时我警觉到我应该要提高心性了。

在修炼中,每当我明白了一点法理,想要精進时,就会有心性的考验。最近我一连五次与同修发生矛盾,矛盾来时总觉得自己有道理,直到最后一次才找到那颗不愿让别人说的心。

那二天我刚好在学师父的《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师父在讲法中说:“这些事情不是说一些学员跟不上形势,也不是思想迟钝,是有一些人的意识被邪党的因素干扰着,是有邪党的因素在起作用,在邪恶造就的党文化中被混淆了对其认清的理念。这种变异文化是从小学、中学、成年,甚至从你记事开始,一路走过来全是在有目地灌输而形成的。也就是说,现在中国大陆的人全都是用邪党文化思维。”

师父的法帮助我找到了自身存在着的,党文化中那种永远正确的因素。也找到了愿听好话的背后有对名,利,情的执着。这些不好的物质使我老看事情的表面,看不到自己的这颗人心。认为自己对,邪恶就加强这一念,让你觉得你就是对,邪恶的目的是让你永远去不了这颗心。我找到这颗心后就下决心去掉它,一刻也不让它在我的空间场停留。从那以后,我发正念又能入静了、对同修的成见消除了、打电话也稳多了。

我打电话时抱着这样的心态:大法弟子是来救度众生的,绝不是被关押的,不接受旧势力的所谓考验。三界是为正法造就的,任何生命都不可以阻挡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知道只要我们有正念,心在救人,宇宙中充满着正的因素,师父为我们准备的天兵天将会护法,还有师父的法身也在看护着我们。当我真心为别人好时,他们就会听懂真相。这里我想举两个打电话的例子。

有一次,我给一个大城市洗脑班里的六一零主任打电话。电话接通后,我告诉他我是从海外给他打电话,我知道有同修关在那里。他问我被关的同修与我是什么关系,我对他说:“那是我的亲人,你赶快放了她。”接下来,我讲了人无德天灾人祸,人人都是受害者,人在大自然面前是无助的。我还给他讲了达尔文進化论是不存在的,人不是猴子变的;我也讲了诺亚方舟的故事。”说到这,他开口说话了,说他信佛教。

我说:“佛教也讲积德行善,可没叫你迫害好人,你是真信吗?你真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你就赶快放了这个法轮功学员,你还要放了洗脑班里的全体法轮功学员,别再干这些缺德事,那会伤到你自己。我们法轮功学员是修佛法的,是在救你们。我看到你内心还有善良的一面,你选择了善良,才会有美好”。他听后一言不发。几天后,我得到消息,同修回家了。

今年的七月初,一位香港同修打电话诉我:从六月十日开始,周永康所控制的政法委派了大量恶人到香港,他们企图破坏香港的几个大的讲真相点。他们在落马洲真相点的外围,挂了许多诬蔑大法的横幅,他们还用小喇叭播放抹黑大法的宣传。他们想要毒害每天从这里经过的路人,其中有几万个是中国游客。香港的同修想让我给一个中共派来的警察打电话。

我们觉得,决不能让他们这样危害众生,邪恶的横幅必须摘下来,广播必须停止。我先发正念,清理那里的空间场。打通电话后,我直接叫他的名字,严肃的告诉他不能这样诬蔑大法和我们的师父。开始时,他油腔滑调的对我说:“你有你的信仰,我有我的信仰,我要挣钱养家”。

我告诉他帮助邪恶干坏事,他将面临三种处罚:第一,国际上已定性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会追查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十三年来的迫害案子将调查核实,落实到个人,你逃脱不了国际法律的惩罚;第二,迫害法轮功是违反中国的宪法的,目前国内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纷纷落马,今后你逃脱不了国内法律的惩罚;第三,善恶有报,法轮功修炼人十三年来讲真相是在救人,你参与迫害,如果将来很多人因此听不到真相而躲不过灾难,你也要承担责任的。六一零和公检法系统已经有两万多人遭报应而死。有一天,你也逃脱不了天理的惩罚。

在听了四十多分钟电话后,他说他相信有报应,也答应今后保护法轮功学员。我对他说:“明天那些诬蔑大法的横幅还有散毒的小喇叭一定不能再出现!”他不吱声。第二天,他看到诬蔑大法的横幅一夜之间全都没有了踪影。原来那天半夜,在没有预报的情况下,刮了一场十三年来没有过的强飓风。飓风来得快、去得也快,邪恶的横幅被飓风和暴雨清理掉了。那位警察对香港的同修说:“报应啊!真是有报应啊!”他还和香港的学员说,他相信法轮功修炼人说的是真的了。

那些天,打电话平台的同修和当地同修都在为这件事发正念,整体配合中体现了佛法的威力。这真是“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看到了我们有救人的愿望,就帮了我们。

我很珍惜我们的打电话平台,每天打完电话后,大家在一起学法,真心的交流修炼体会。在打电话救人的过程中,同修就像各路神仙各显其能,每个人都打出了自己的特点。我在这个环境中,我的人心不断的被暴露,不断的被清除。心性在不断的提高,救人的效果也越来越好。

以上是我在打电话过程中的修炼体会,如有不符合大法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2012年布鲁塞尔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