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尔维亚:向学校介绍法轮大法(译文)

Print

【圆明网】我来自塞尔维亚,2003年得法,但2005年才开始修炼。对这两年的损失,我一直都觉得遗憾。所以我要更加精进,把每一天都当作是最后一天来对待,不要错过任何机会。从那时起,我一直在参与各种大法项目,但有一个愿望仍然没有实现。

几年前,我读到一篇澳大利亚学员把法轮大法介绍给中学的文章。文章里有学员们在印度乡村地区给数百名儿童教功的照片。这真的让我印象深刻。从那时起,我想过很多次,希望能在塞尔维亚做同样的事情。

今年早些时候,一个中国学员来到塞尔维亚帮助当地的活动,我感受到师父一直在指导我们最终达成愿望。我们成立了一个非政府组织,命名为“塞尔维亚 - 中国友好协会 - 法轮大法好”。我準备了一封专门的信寄给各个小学。在开始之前,我给我的一个朋友(不是学员),一个学校的校长,讲述了我的计划。

他已经知道迫害的真相,他在中国的访问期间也亲眼目睹了中共邪党的嚣张气焰。不过,他认为中国大使馆可能会干扰,建议我先联系教育部。寻求教育部的合作不是我最初的想法,他们是如此缓慢,官僚。但我的朋友认为,如果我们没有取得许可,我们甚至可能对那些小学校长们造成损失。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我得向内找。

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们正在做的是最好的事情,我们是在救人,那些帮助我们的人将会有福报。然而,我认识到,这只是站在我们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这是我们的执著,让我们摆脱它们。

在正念加持下,我们把信件寄出了。几天后,一些学校与我们联系。第一个是一个南部城市的学校。给学校的信中有关于大法的基本信息和炼功对健康的好处,并邀请学生和教师习炼大法。然而,在这个首先与我们联系的学校,只有教师来参加学习班,由校长带队,所以我们最后教了12名教师炼习。

练习结束后,我们分享我们在大法中修炼的经验,然后给她们讲真相。对我来说,同时给多于一个人讲真相,我总是觉得很困难,但这12女士默默地听着,眼都一眨不眨。校长似乎松了一口气。她已经知道迫害真相,但之前总觉得帮不上忙。我很高兴我们这次帮了她。

一个星期后,我们被邀请到北部的两所学校办班。我们不知道谁会来参加学习班,让我们感到惊讶的是,一整个班都是10来岁的孩子。他们非常专注,有耐心,很高兴见到我们,特別是中国学员。下课后,他们都带来了自己的教科书,要求在书上将他们的名字写成中文,作为一个纪念。

从那以后,这就成为经常的事情。在每所学校,教孩子们一些中国话:“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有这么多孩子同声吟唱“法轮大法好”,这是一件多么意义非凡的事,也是对我们的努力最大的回报。

一所坐落在边远乡村的学校,所有的学生被叫到健身房,超过一百学生,校长也加入,一起学练法轮功。炼习结束后,与校长交流,我们发现她真是一位很有趣的女士。虽然她教达尔文的进化论,但她一点都不相信它。虽然她不是宗教人士,但她相信有更高层次的生命。她告诉我们她的女儿悬浮在教堂的故事以及她对如何成为一个无私的人的经验分享。

我们借此机会给她讲述了我们对大法的理解,宇宙的本性是善良的,人在开始产生的时候也是善良的。我们解释了什么是真-善-忍。她听得眼睛发光,兴奋地说:“哦,我认为这是缘份注定的!你们不是为你们自己而做,你是为我们而来的。我非常感激!”

由于学生的数量的增长,我们注意到了炼功音乐声音不够大的问题。然后,我在家打坐时,我脑海里出现这个句子:“电池放大器”。炼完功后,我用Google搜索这个词,得到了一个音乐器材店的地址。我们去那里买了一个放大器。用这个电池供电的放大器,我们就可以户外教功了。

师父给我们的提示不仅仅是让我们连接一个放大器。有两件几乎是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两所不同的学校:我们的洪法主要是针对那些还从来没有机会了解大法的小学和省级地区。由于先入为主的观念,我们认为高年级的学生可能不那么有耐心和不好控制,我刻意回避邀请高中学校。但后来我在我工作的地方遇到了一位教高中的老师。在我提到我们的教功节目后,她答应要问问校长的意见。第二天,我们被邀请到那所高中去举办两节课的教功班,当地电视网络也来报导了这个活动并做了一个简短的采访。出乎我的意料,孩子们相当守纪律,秩序良好。参加第一节课的只有30多名学生,但大法在那里洪传的消息已经传开了,一个小时后我们举办另外一节课,有近150名学生参加。有这么多的青少年,要维持好秩序,似乎很不容易。但一旦大法音乐响起,他们所有的人的行为就像真正的大法弟子一样。

一段时间后,中国学员要离开这里了。她是非常受孩子们欢迎的。我曾经一度很担心这个项目可能会被中断。但后来我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实际上真正起作用的不是我们,又何必担心呢?

在4个月的时间里,在全国各地的小城镇和乡村,我们在12所学校向超过800名学生和教师介绍了法轮大法。

在每节课中,我们都能发现一些很特別的孩子,注意力非常集中和宁静,纯洁,炼习起来就像他们以前知道法轮大法似的。下课后,他们会过来的问问题,例如,我们什么时候再来呀,如何注册法轮功学习班呀等等。对每个这些特別的孩子,我们提供给他们一个教功的DVD,并告知他们有关法轮功的书籍。

我们法轮功的书籍捐给学校图书馆。为了让法轮功炼习班定期的在学校办下去,应该有一个老师来牵头。我希望在以后这些问题将得到解决。我们将继续这个项目,并在一些学校,形成定期的大法炼习班。

这就是我今天的交流,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之前没有这样做,为什么我们没能在所有的国家为孩子们建立定期的法轮功学习班。师父在2012年纽约的《二十年讲法》里说到:“再往下走下去,大家也看到了,邪恶的力量已经不够用了,旧势力用来考验大法弟子邪恶的环境,与在邪恶的压力下救度众生的这个环境,渐渐的就要失去了,因为邪恶已经不够用了嘛。”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法轮大法将所有学校炼习,在人的层面上,法将是所有学科的一部分。那么,我们应该抓紧时间救度众生,为未来大法传播铺平道路。

尊敬的师父,谢谢您帮我实现了向学校讲真相的愿望。

(2012年布鲁塞尔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