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我的一些修炼体会(译文)

Print

【圆明网】大家好!

我叫Efthymis,是来自希腊北部的大法弟子。我已经修炼大法2年了,目前在大学学习。

在我们北部地区有6个大法弟子,我们常常向公众讲清真相和举办画展。现在我简单介绍一下这两个活动,还有我在这些活动中的修炼体会。

在向希腊公众讲清真相方面,我发现:有些人明白真相后,不仅谴责邪恶迫害,而且还开始学习功法,并对法轮功感兴趣。他们询问了很多问题。很多人希望我们多和他们交谈,向他们介绍更多的有关法轮大法的信息。然后,他们很高兴,并感谢我们。他们的感谢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表面的反应。

一次我消业在家,发正念确实对提高心性很有作用。然后,另一团业力上来,我开始仅仅是忍受,感到有些麻,可是出去讲真相的时候到了。最后,我还是决定出去,到了现场,业力就没了,也不难受了。我在讲真相的时候头脑清楚,心态平稳。

在画展方面,最近一次是在希腊的第二大城市举办的,几千名参观者明白了真相,对法轮功也很感兴趣,也在留言簿上留下了精彩的话语。与他们交谈时,我觉得大部分人对真相很感兴趣,绝不是消磨时光办的肤浅讨论。我们说90%的民众是这样的情况。

偶尔还是有不明真相的人。有一个人在反迫害的征签簿上签了名,但当时在他的思想中对法轮功有负面的想法,我回答了他所有问题,最后他表示理解,说法轮功是好的。

接下来,我谈谈我对一些问题的领悟。学法,我明白了个道理,人的状态就是人的状态,高层生命没有受苦的因素也没有人体的物质。因此人体造成的本能和受苦,这些人的东西,都根本不重要。从另一面说,还有主元神修炼,在修炼中达到好的状态,你不会被外界的因素所诱惑太多,能扩展自己的智慧。通过学法,我的思想升华到了更高的层次,这就是我现在的感受。炼功也是我们修炼必须的一部分。每当学法和炼功后,我都觉得有提高,向人们讲真相时有信心,能把事情处理好。

我已经开始用拼音学习中文《转法轮》几个月了,我想因为我学法的时候思想集中,考虑每句话,随着我慢慢学会每个汉字或者词组,效果不错。我觉得我在同化大法。当然我不是抠字眼,我必须慢慢读,因为我必须从字典上学每个字。虽然我觉得我用母语学法也在同化大法,但用中文学法也能帮助我不少。

现在我要谈一下不久前我的修炼状态。因为当时我不怎么把学法看的很重要,我的根本执著使我迷失了方向,陷入了困境。当这些执著心浮现到表面时,我不打算去掉这个执著,不能冷静下来。那时我好像是忘记了法,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这个关,我用了很长时间才过去。我现在明白,旧势力立即看到了这个漏洞并利用它来迫害我,以让我彻底放弃我的根本执著为借口,要毁掉我的修炼。实际上,他们是要毁掉我,才造成巨大的魔难干扰,使我失去修炼成功的希望,这几乎毁了我的修炼。

那些日子里,修炼起来真是太难了。我很疲惫,精神负担很重,产生的痛苦难以描述。但是我不能相信我的修炼就废了,我必须继续下去。

我继续了我的修炼,因为我开始能学好法了。我开始勤奋炼功,我的心性也在相应地改变。这是一个教训。我想我必须今后要小心,绝不能松懈,绝不能让旧势力抓住把柄。这是我生命中永远不能忘记的历程。

我只是个大学生,没有工资,我的父母生活在另外一个城市,为我提供资助。我来参加法会,问父母能否愿意资助我。

我从修炼开始就对他们解释我的修炼,我对修炼本质的理解,我父母逐渐能理解我,对我的修炼也有不错的印象。但是也有的时候,我需要消业,因此有时候他们对我发脾气,我保持冷静。我得忍耐和事后的解释,每次都能结果不错。

这次,我母亲个无条件地支持我,而我父亲突然毫无理由的变得脾气火爆。他说:“不能去!”我想这只是表面现象,让我修炼中的关能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主要是看我坚定不坚定。

第二天,想到了大法的尊严,我给父亲写了邮件,解释了我为什么修炼大法,并告诉他他应当为此感到自豪,整个人类文化的精髓就是修炼,过去的圣人一定会高度赞赏在十恶毒世中依然修炼的人。我还说了其他的一些话来证实大法。

我的这些话是从心底发出的,把父亲明白的一面唤醒了,他阅读了我的信件之后说:“我昨天看了你的信,我明白了。如果想去就去吧,我支持你。”

这就是我要和大家说的。这是我在有限层次上自己的理解。如果有任何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2012年布鲁塞尔欧洲法会选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