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译文)

Print

【圆明网】我叫Kostas,我来自希腊。从很小能记事起,我就过着旅居生活。那时,我总感觉像一个囚徒一样,想要获得自由。2004年的夏天,陷入悲观之中的在我,在人生中第一次强烈感到我需要一位老师,一个师父。记得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双腿跪下,眼中噙着泪,用尽心灵的一切力量祈求上天能够带我找到一位老师。两天后,我遇到了一位正在炼功的法轮功学员。

那年年奥运会期间,我前往雅典只是为了看一看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是什么样的。我在练功点感受到强大和祥和的能量场,这令我惊叹。这是一个从心灵直接发放出的纯净慈悲的场。之后没多久,我决定成为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开始了修炼。

在最初的几个月,我就感受到大法无比的美好。善良和仁慈直接从心底油然而生,无需我去刻意表现,善良自然的会表现出来。最初的那几个月很快就过去了,让我提高心性的磨难接踵而来,我这才开始领悟到修炼的严肃性和什么是修炼。

在这里,我想要提及几件事我印象深刻的事情。

师父在保护我们

一个晴朗的冬日下午,我去练功点迟到了。我匆忙地骑着摩托车来到十字路口。信号灯是黄色的,我想要赶在交通信号灯变为红色之前通过。我向左拐了一点,以便留出点地方给后面直行的车辆。我一抬头,突然看见前方30米处停着一辆大货车,几乎把整条道路都占满了。我开摩托车开了20多年,我知道那一刻是不可能避免撞上去了。突然间一股奇怪的力量推着我的手转动方向,然后整个摩托车在仅离大货车毫米之距,擦边而过。

我在15米远处平稳停下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我毫发未损,只有摩托车后备箱的锁坏了。我到车后一看,后备箱是开的,里面有我的三本法轮功的书籍,扇形状的摆放着。看到眼前的一幕,我明白了:感谢师父,谢谢您!

我知道,虽然那天一块巨大的业力被消掉了,但师父替我帮我还了一笔债。为了让我能够修炼,师父替我承受了业力。

我们层次的提高,是离不开各种形式的关和难的。一天,我们同往常一样在海湾向人们讲真相。在我们展示功法的前方摆放有真相资料包括九评。人们可以通过看展板或拿取传单和报纸来了解真相。在我们打坐期间,我听到一个男子在叫喊,说九评报纸是对那些投票给希腊共产党的人们的侮辱。

我们刚刚结束第五套功法,在原地没有移动。与此同时,许多人围过来观看,有30多人。他继续叫嚷并威胁说要把报纸扔到大海里。他抓起我们的报纸,开始向海边走去。我很冷静,心里充满信心和慈悲,十分专注的想要救度他。

看到我们平和的行为,此时围观的人开始对他叫喊:“你们这些共产党,怎么老这样儿!你们从不管别人,只想强加别人你们的观点。人家平静的坐在那里,告诉人们他们的观点,并不强迫谁一定要同意。”有几个围观的人还从那个男子手上拿回报纸,放回原处。他们很多人还要了九评,回家看。

那天,我们手上100来份九评报纸都被拿光了,在几分钟之内就发完了。在我们要离开时,那名叫喊的男人向我们走来,他完全转变了。他为自己引发的麻烦向我们道歉。他告诉我们他不是个坏人。我把在包里找到的最后一份九评,递给他。他很感激,并连声道谢。

不被执着困扰

接下来我想说一件发生在工作中的事情,它使我明白了为执著所困的我们,在其中会受多少苦。

我是一名是土木工程师,我的工作是对静态建筑进行调查研究。我在一家技术公司借调工作。一次为了完成工作我不得不整夜加班直至清晨,虽然勉强完成了,但是我没有注意到还存在一些错误。

早上我和一位检查员会面。我的办公地方卓在一个开放式的。在一个大办公室,有几张办公桌,不同的工程师与负责检查他们工作的人坐在一起。我的客户也来了,我一直想要给他留下好印象。可那位检查员非常严格,像考试一样。检查开始后不久,他便对大声说出他发现的错误。我很不高兴。虽然明知自己有错但我还是开始为自己辩护。他继续大声不断的批评我的工作。办公室内同事们都转头看我。

我的那位客户过来轻声提醒我说是我的不对。突然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里出现:我是修炼人,不是一个常人。事情绝非偶然,这是修炼。我立即停止了争论,觉得十分惭愧和羞耻。我看到自己对“名”的执着。那颗执著心引起了我这么多的烦恼和困扰。此时明白了。就像是另外一个人坐在我的座位上,明明白白地观看着这一切。

改正错误后,我又一次到客户那里。他对我说:“没关系,谁都会犯错误。”他还说,他认为我不管怎样到底是一名优秀的工程师。当我同他谈起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他对大法很感兴趣,对迫害感到很震惊。他说他绝对反对迫害并会了解更多地真相。

神韵在希腊

接下来,我想谈一点儿关于神韵在希腊。正如我们大多数人所知,2010年神韵到雅典演出,但是最终的结果不是很成功。我们与在希腊最好的剧院签订了合同,根据该剧院的政策,剧院将负责演出的票务。在演出前两周,我们发现剧院在没有通知我们的情况下,停止了售票。

在我们多次的讯问下,他们推说是因为技术问题,必须推迟演出,也就是他们是要取消演出。也就是在他们停止售票的那天,在剧场有一个大型的中国集团的会议。包括部长们在内的很多中共高级官员和希腊政府官员将参加此会。

我们不得不在很短的时间内找到另一家剧院,我们还不得不更换了所有宣传材料上和推广活动中的地址。由于这个干扰,在希腊两场演出的平均出票率为都不时很好。向内找,我发现有三个基本原因。

第一,我们对剧院讲真相不够深入。刚开始因为一切进展顺利,所以我们决定只对他们解释他们问到的。我们知道这家剧院是国家顶级剧院,它与政府有着紧密的联系,而希腊政府同中共的关系非常密切。神韵在这儿演出,就像放置炸药引爆这些关系,因为许多希腊高级官员会来观看神韵,从而许多人会了解到中共的邪恶本质和所犯的罪行。而且,神韵会清除这些人及这个城市空间场中的大量业力及不好因素。

第二,我们没有深刻的理解神韵的意义所在及其与救度众生的关系,而只是想要神韵来雅典。神韵对于一个城市、一个国家来讲,是多么美好和重要的事情!然而,我们当时还缺乏那种救度众生的神圣感和态度,至少不够深、不够真挚。

第三,破除邪恶势力和因素干扰的力度不够。

如果在集体学法、发正念和配合上做得很好,那邪恶因素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力量干扰我们,并给我们造成这么大的损失。接下来的一步就是起诉剧院取消演出,虽然他们说是延缓。诉讼不久将开庭。

我们知道,我们必须修好自己,成为一个整体。事隔两年,我们比以前成熟了。大家都在努力做好。我们自己念正,加上你们的正念,我坚信正的力量一定会战胜邪的力量。

以上就是我想要说的。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12年布鲁塞尔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