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选择(八)

Print

【圆明网】

二十

医院里,俞火从甜甜的梦中醒来,还握着健男的手。她多想永远握着这双手啊,永远都不放开。而健男坐在俞火床边,眼泪却滴了下来,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他知道自己是有家室的人,但此时,他不能带给俞火哪怕一丁点的伤害。

俞火轻轻擦去健男脸上的泪水:“健男哥,你哭了?”

“没……你回来,我高兴……”健男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泪水。

门一开,陆晓萍带着母亲闯了進来,一见俞火,两个人立刻跑过去,三个人抱在一起,泪水和哭声顿时淹没了整个房间。

“孩子,这些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二姨泣不成声地说:“我们大家一直以为你已不在世了呢?”

“观世音菩萨说我使命未完,不许我回天上去!”俞火一边擦着二姨妈和妹妹的泪水一面说,“姨父和小妹都好吗?”

“好,他们都好,他们都在家等着接你回去。”晓萍道。

几天后,当健男正在走廊的尽头呆呆地望着远方的楼群时,俞火轻轻走到他身边。

“健男哥,谢谢你这些天陪着我!”俞火轻轻拉起健男的手。

“为什么这么说?”健男转过身来。

“我说过,以后我们永远都不分开了。”俞火轻声说道。

健男低下了头,没有回答,也没有任何表情。

“就算做你妹妹,也不分开……”俞火的眼泪又轻轻落下来。

“我……你……”健男一下子显得语无伦次。他慌忙掏出纸巾,轻轻擦去俞火的泪水。

“姨妈都和我说了,我不怪你,是俞火的命太苦……”俞火任健男为自己擦着泪水,却已说不出声音来。而此时,健男自己也早已泪流满面。

“谢谢你,谢谢你,我的好妹妹!”健男轻轻将俞火的头搂在胸前,泪水已掩盖了他的声音!

躲在门后的二姨和晓萍,看到这里,也偷偷转过脸去。

无论是俞火还是健男,沈阳这地方都绝不是安全之所。他们深知,郭光远这只恶狼绝不会放过他们。于是,当他们稍好一些便决定回到老家青龙沟去养伤。

临行前,他们专程到刘海家登门道谢。如今刘青山老俩口也和小儿子住在了一起,一见到二人到来,高兴得两位老人亲自上厨房,专门为他俩做了几道拿手好菜。

酒桌上,健男和俞火站起来,恭恭敬敬地为刘青山全家倒满了酒:“伯伯,伯母,哥,嫂子,你们全家对我俩的恩情,怕是此生我们也无以回报,在此,我俩敬你们一杯!”

“健男,俞火,坐下,坐下。”大家喝过一杯,刘青山开口道:“咱们一家人,干嘛说这些!我一直都把你当亲生儿子,老三呢,就是你的亲哥哥,你有事他能不管?他要敢不管,看我不打死他!”一句话把大家都说笑了。

“我觉得,”刘海龙说,“你们回家养伤是对的。如今郭光远对我们是恨之入骨啊!你看他在电视上说的冠冕堂皇,什么坚决打黑,还说要给我们授奖,实际上他已暗中把孟希达送到了国外。再加上哪个当官的中央那里没后台呢?所以,谁也奈何不了他呀!就算我自己,也要时时防着他的暗算啊!”

“哥,你有什么打算?”健男问道?

“我看我这上警察是不能再干下去了,所以我准备辞职,去国外。”刘海龙说。

“岂不是我们连累了你?”俞火吃了一惊,脱口说道。

“那倒不是,俞火,你别多想。说实话,在这个位置上,也不好干啊!你们知道,现在老百姓对共产党的仇恨有多大,国家拼命地剥削和震压,我们这些当警察的,要做的事只有两件,一是给流氓统治者当保镖,要时时刻刻保护它们的生命和财产,再一个就是,如果被压迫的民众有敢反抗的,我们就要给予打击和震压,必要时甚至要动用武装部队。尤其是对待法轮功问题,共产党开足了马力让我们迫害那些修真善忍的善良民众。别说老百姓恨我们,就连国际上也瞧不起我们中国警察呀!所以,我很早就想辞职了。”刘海龙喝了口酒道。

“我赞成老三的选择。”刘青山说道,“看看那些共产党的官,哪有一个有好下场的?!重庆的王立军咋样了!他从小到大,这一生都给了共产党,老婆孩子都给共产党陪葬了,到最后不还是让共产党收拾了吗!现在呀,聪明人赶紧脱离共产党,给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那你打算去哪里?”健男问道。

“去美国。大哥已经在美国帮我联系好了。去那里经商。等我这边安排好了,我们就过去。”刘海龙说道。

“我说呀,为了安全起见,不如让俞火也和我们一同去美国吧。”刘大娘说道。

“不,”俞火马上说道,“我不怕,我想,不管坏人多嚣张,多邪恶,还有苍天在上,我们不用怕它们!”

第二天,健男和俞火便回到了青龙沟。青龙沟的男女老少敲锣打鼓地将他们迎回村子。几天后,健男便接到刘海龙从美国打来的电话。

这段时间心里最不是滋味的,要说是杨帆。自从得到俞火的消息,她便吃不好,睡不好,总觉得自己要失去什么。健男和俞火的爱情故事在这是没人不知道的,而今俞火回来,她走到哪都觉得好像有人在议论自己。

她一次次告戒自己,不管怎样,她都要和俞火处好,哪怕健男真的会提出和自己分手,选择俞火,她也决不打闹。因为自己是大法弟子。每走一步都要符合真善忍的法理。

当俞火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无论怎么努力,她都笑不出来。而俞火嫂子长嫂子短地围着她叫个不停,越是这样叫,她心里越是不安。总觉得叫嫂子的应该是自己,而做嫂子的,应该是面前的这个俞火。和杨帆站在一条战线上的,还有她两岁半的儿子林正华。每次见到俞火,小家伙都极不友好,当俞火抱起他问:“喜不喜欢阿姨?”时,他总是撅着小嘴说:“不喜欢!”然后挣着要下来。逗得大家哈哈地笑。

自从俞火回到青龙沟,便在健男的公司里帮俞火打理事务。虽然她的父亲和养母并不喜欢她这个女儿,但俞火还是去看了他们,毕竟他是自己的生身父亲啊。俞火同父异母的弟弟俞成龙,对自己这个姐姐还算可以。如今他是乡派出所的所长,天天忙着法轮功的事。而俞火的二姨全家都是大法弟子,所以,俞成龙尽管由于两家的恩怨尽可能躲避,但大法弟子的善行渐渐打动了他,他也就放下包袱,成了陆晓萍家的常客。在晓萍妈的劝说下,俞成龙不光退了党,还读了《转法轮》,所以对大法还算了解。

而他的爸爸俞卫东,则是一个共产党的忠实信徒,对共产党说的话不管对和错,都要去照做无误。尽管早退了休,但竟成了监视法轮功的骨干成员。所以父子俩经常吵架。他的妈妈石英文,受他父亲的影响,不得不跟着监视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多次到他家讲真相,都没有结果,一次罗玉娟和另两名大法弟子去他们家讲真相,石英文立刻打电话 给他的儿子,让派出所来抓人,当听到他儿子说自己正忙,没时间时,她竟打了110,结果造成三名大法弟子遭到迫害。但大法弟子并没有放弃对她的救度,依然用善行感化她。一次,石英文暗中跟踪大法弟子讲真相,结果不小心被车撞倒,肇事车辆逃跑,大法弟子拦车及时将她送到了医院,才保住了她的性命。她的丈夫忍受不了护理她时的辛苦和她疼痛时的喊叫,竟弃她而去。她的儿子俞成龙和儿媳忙着工作脱不开身,又有孩子要照顾,没办法只好雇了个人护理她。

在这种情况下,晓萍妈和其他大法弟子不光经常去看她,而且每次去都给她带去她爱吃的饭菜。并且给她端屎端尿。当她因腿的骨折而疼痛得喊叫时,晓萍妈就让她试试喊“真善忍”,喊“法轮大法好”,她实在忍受不了疼痛,终于喊出了口,这一喊竟感觉不那么疼了。她突然双手捂面放声大哭,又用头撞击床头。晓萍妈一把抱住了她,在场的所有人都落下了泪水,大家知道,这个已在地狱深处的生命,得救了!

一天俞火看过养母,坐着健男的车从医院往家赶,迎面一辆大卡车飞一样迎着他们的车撞过来。健男猛一打方向盘,车子侧面还是刮在了卡车上。由于撞击,车被卡在马路边熄了火。他俩惊魂未定,一个男人便从卡车上冲下来对着车内的俞火连打两枪。健男一把拉过俞火,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两颗子弹。然后他迅速打开车门,两个人从车上滚落在地。那男子对着他们连打几枪,正在这时,一辆警车呼哨而来,那男子见状,跳上等在一旁的轿车迅速逃离。俞成龙从车上跳下来喊道:“发生什么事?”

俞火一见,忙道:“快看健男哥!”然而此时健男已不醒人事。“快,快上车!”俞成龙大喊道。两个人把健男抬上车。俞成龙顾不得多问,开起车飞一样向医院驶去。俞成龙一面开车一面播打了120,然后,又对110服务台说:“我是民警俞成龙,有一辆黑色帕萨特,持枪伤人后向内蒙方向逃窜,请求支援。”

俞火在车的后面抱着昏迷不醒的健男,双手紧紧捂住健男流血的伤口,已顾不得流出的泪水。

健男在昏迷了两天两夜后,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在这两天两夜里,俞火守在急救室外从没合过眼,也没有吃过一口东西。和俞火同样的,还有杨帆,当她得知健男的消息,便飞一样赶过来,孩子留给了他奶奶。

为了安全起见,林健成带了几个人一同过来,担负起保护俞火和健男安全的重任。

有一句话说的好——吉人自有天相。没过多久,健男就出院了。他的伤并未伤及要害,只是失血过多。

俞成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抓到那个凶手。不难看出,他们是冲着俞火来的。大家经过商量,觉得只有将俞火送到美国才能躲过郭光远的追杀。那里有刘海龙,还有江峰可以照顾俞火。

为了打开美国的食用菌销售市场,也为了让罗玉娟不再受到邪党的骚扰和迫害,健男已经让他俩于几年前去了美国扩展业务。

尽管俞火舍不得离开健男,但她还是同意了,因为她知道,她只能给健男带来担心和危险,不如先出去避一避,以后再作打算。

健男完全康复后,便和俞火踏上了美国的领土。

二十一


为了欢迎他们的到来,刘海龙特意请他们看了一场神韵艺术团的演出。尽管在家中时,俞火和健男也多次看过光碟,但却没有现场这种气氛。看得健男一会热血沸腾,一会又潸然泪下。演出结束,从剧场中出来,很多人看到他们和其他华人都会竖起大拇指,说:“Chinese,very good!”

有的人干脆用很笨拙的华语说:“神韵让我们了解了中华民族,让我们欣赏到了了不起的神传文化。中国人,真是太棒了!同时,也让我们知道,在中国大陆,正在发生着一场史无前例的、灭绝人性的大迫害,全世界必须行动起来,制止这场迫害!”

健男和俞火此时心中充满了感动和自豪。不住地向他们说:“Think you!”

走在路上,健男问刘海龙,:“三哥,你来到美国,有没有想过那些追随你的那些部下?”

“有啊,他们啊,正在各自的岗位上做着更重要的工作!”刘海龙神秘地说。

“更重要的工作?”健男不免有些不解。

“不是说中国大陆正在发生大迫害吗,他们就是在搜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证据,任何参与迫害的人员都不会逃脱。不论是警察、医生还是政府官员,很快,他们就会面临大审判!”刘海龙道。

“光凭你的那几个人?”健男有些怀疑地问道。

“哪能光我那几个人哪,在国内这样的人多着呢,遍布各行各业。”刘海龙坚定地说。

“这么说,大审判不远了?”健男不免有些欣喜。

“当然不远了,看着吧!”刘海龙看着远方的白云坚定地说。

正在这时,江峰和罗玉娟从不远处跑过来,一见健男,江峰立刻扑上去紧紧拥抱。

在美国住了几天,健男便起身回了国,因为国内还有很多事情离不开他。江峰、俞火等人依依不舍地送着林健男走过了机场安检入口。

飞机在天空中自由地飞翔着,健男的心里充满了兴奋。他回想着刘海龙的话,想像着温暖的阳光照到中国大地的时刻。

在進入中国海关时,林健男被工作人员拦了下来。

“对不起先生,您暂时被扣压了。”一名海关女工作人员拿着健男的护照说。

“为什么?”健男发现自己的身后多了两名警察。

“据我们所知,你在美国同海外反华势力法轮功组织有联系,而且你还去看了法轮功组织神韵艺术团的演出,所以我们决定对你進行调查,请你配合。”工作人员说道。

“仅仅是因为我看了神韵艺术团的演出吗?”健男如今不免有些气愤。

“神韵艺术团的演出旨在丑化我中国共产党的光辉形象,其最终目地是颠覆中国共产党不可替代的领导地位,是海外的反革命组织。”那个工作人员继续说道。

此时两个警察将手铐递到了健男面前。

健男躲开手铐,理直气壮地说:“是的,我是看了神韵的演出,可我看的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掘起和辉煌,神韵让我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和希望!让世界看到了中华民族的未来!我为这样的中华文化而骄傲,我为做这样的中华儿女而自豪!你们无权抓我,更无权阻止中华民族的掘起!”健男这康慨激昂的陈词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那个工作人员拿着健男的护照呆呆地愣在了那里。健男从她手中拿过护照,看了一眼面前的警察,大踏步地走了。

望着健男的背影,两名警察恭恭敬敬地敬了个礼。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