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找回修炼人最好的状态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大家好!

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的经文中说,“我想看到大家从新找回你们的热情、找回你们修炼人最好的状态。”我回顾了一下以前的修炼中经历的一些事情,发现对我找回修炼人最好的状态有所帮助,因此拿出来与大家交流。有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一、学法

迫害开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对旧势力安排的这场迫害并没有清醒的认识。2000年师父在《走向圆满》这篇经文中说“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于是,除了平时学《转法轮》之外,我就花时间把一些经文背下来。背法的过程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前面背后面忘。但是我本着一个原则:不追求速度,踏踏实实的背,直到一篇经文从头到尾背下来一个字都不错,才算背完。

当我背到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说的“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这句话时,一下子体会到了为什么会有修炼精进的同修在迫害前就向师父表示,修不成就请求形神全灭的愿望;为什么在迫害中不能证实大法的生命是最不好的生命,面临的是什么。我如果做不好,不能证实大法,不要说没脸面对师父,其实就是在欺骗师父、众神与众生!我决不能成为宇宙中的罪人!既然得法,就要一无反顾,在正法中一修到底。

通过背法我还明白了很多法理。譬如,旧势力基于旧法理安排了这场迫害。旧法门修炼有一点上和中共邪党的理念是相通的:强制性。师父说“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人心就是人心,用强迫的方式是改变不了的,只有修炼者放弃执着,才能去掉。而大法修炼是完全自愿的修主元神,要人明明白白的放弃执着。正因为如此,旧法门修炼不能使修炼者本人真正修成,只有大法修炼才能使人修成神。

正法中向内修和旧法门中的向内修有着不同的内涵。在大法修炼中,师父是从我们生命的本源改变我们。正法中向内修的一个涵义是,我们要找我们那已经同化了宇宙特性真、善、忍的生命本源。而这个“找”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的修去我们空间场中那些还没有同化大法部份的过程。一旦找到了我们的生命本源之处,我们就达到了圆满、返本归真的境界了。在这个意义上说,修炼者不仅应该向内修,而且应该积极主动的、不是被动的向内修,加快返本归真的速度。下面我要讲一个这方面的教训。

二、24小时发正念

2002年的6月,师父在连续发表了《正念正行》和《神路难》的经文。那是在大魔头江泽民要在当年6月出访俄罗斯和波罗的海国家前不久。记得在师父发表经文前,有一些弟子还在犹豫是不是应该争取去俄罗斯或伦敦的中共使馆近距离发正念。但是,当师父的经文发表后,很多弟子在师父的点悟下,经过交流,找到了自己“何故步姗姗”的根,醒了过来,行动起来了,克服了各种困难(经济上的、家庭上的、工作上的、签证上的等等),有条件的去了俄罗斯,没有条件去俄罗斯的弟子就到伦敦的中共使馆前连续24小时发正念,大家齐心协力,铲除邪恶,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离开俄罗斯之后,大魔头到了波罗的海国家。来自全世界各国的大法弟子马不停蹄的到那些国家境内发正念。我记得当时那些国家还没有进入欧盟,生活条件很差。我和英国的几个弟子们一起,乘坐着老式的火车,啃着面包、饼干,不分昼夜的旅行、发正念……。

后来在同一年,大魔头又到了休斯顿。全世界各国大法弟子又聚集到休斯顿24小时连续发正念。我也记得我曾和一位瑞士的华人女弟子在风雨之中,在泥泞之中,用力的扶住手中的横幅杆,背诵着《正念正行》。

我们在中共驻英使馆前24小时发正念的项目就是从那年6月5日开始的。大魔头回到中国后,一些弟子经过交流,一致认为有必要把24小时发正念的活动坚持下去,直到对法轮功的迫害结束。9年多来,虽然我们经历了各种艰难困苦,但是我们一直在坚守着我们的正念、正行。

三、讲真相

在我明确了大法修炼和旧法门修炼的区别之后,我意识到因为旧势力有意利用邪党把人变坏来考验大法弟子,结果是世人心性不断下降,很多人对大法没有正面认识,面临毁灭,他们才是真正的受迫害者,尤其中国人受害最严重。因此,精神迫害是这场迫害的核心,在讲真相中只讲肉体上的迫害不够的,一定要讲精神层面的迫害。

经常有人问:法轮功问什么受到迫害?我悟到,这个问题的核心是法轮功讲真善忍,中共邪党讲斗争哲学,在精神信仰上的不同。同时,中共实行的是暴政独裁,不容许人们有不同的理念与声音。如果对方不是华人,我就直接讲把上面的2点讲出来。大多数情况下,只需讲3-5句话对方就明白,因为很多西方社会的人都知道中国没有人权,也不喜欢共产党。如果有时间,我就继续讲在92年-99年7年中大法口传口的洪传使修炼人数超过中共党员人数,中共害怕失控,大魔头的嫉妒心等其它原因。对于华人,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华人,我就从珍惜生命、人权开始讲,讲中共的宣传是不真实的,然后讲到上面的2点。

四、一个教训

去年夏天,有一天,我听到一个声音:你该走了。当我听到时,有些吃惊,觉得不是真的。之后,我的脑子有1-2秒是一片空白,直到我想起了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的话:“多一个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我对自己说:不,这是旧势力的安排,不是师父的安排。在以后的几天里,我对此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甚至连想也不去想了。

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过了几天,我去一个亲戚家。这家的主妇比我长一辈,按照中国的传统,我要听她的话。我在她家时,她非常严肃的向我施压,敦促我“去找一个律师,把遗嘱搞好。要不然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你家里的人很难把你的财产要过去。”我意识到她的话可能和我以前听到的让我离开的声音有关系。我意识到这是旧势力的安排。

后来,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的手中拿着一个棒子,上面有一些星星点点的黑色物质。这时,有一个看上去非常凶猛的动物向我扑了过来。我心里一害怕,把手中的棍子扔了出去。那个猛兽叼起掉在地上的棒子转身跑了。醒来以后,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告诉我只有抛弃不好的东西才能没有生命危险。同时,我也意识到,之所以能够有这个梦的出现,是因为我没能在听到要我离开的声音后真正的按照师父的要求,用一个修炼人的心态来处理这个问题,没有立即采取行动向内找。

师父在《清醒》中说:“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

赶快向内找,发现自己有很多的执着心:争斗心,名利心、欢喜心、色心、妒忌心……同时,在每天的发正念时,有可能的话,就延长发正念的时间,清除自己空间场内的邪恶因素。最后过了这一关。

这次经历使我意识到自己的修炼状态不对,应该加强学法调整过来。于是,我开始背《转法轮》,并且悟到:现在的我和那时的我相比,对法的理解和修炼状态都不一样了,是提高了。但是法的标准也不一样了。所以不能用今天的修炼来和以前相比,也就是说,应该按法在不同时期的标准来比。

我用师父在9年前发表的《正念正行》中提出的要求来对照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发现自己并没有达标,也就是没有完全走正,有偏差。仅举一例:如有时在安逸心带动下不精进。

法的标准:“大觉不畏苦”。对照自己发现:不愿意吃修心之苦,所以安逸心难去。

法的标准:“意志金刚铸”。对照自己发现:不精进、意志不坚定是因为对法的信任不够。

法的标准:“生死无执著”。对照自己发现:不能放下执着也就不能放下生死。

法的标准:“坦荡正法路”。对照自己发现:虽然也在做正法之事,但对法的信任不够,做不到“坦荡正法路”,就会在修炼的路上过不好关。自己修不好,做神韵、救人都不能到位。

有同修说,旧势力不配考验我们。是啊,但是如果我们做不好,就等于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考验。师父在等待我们醒过来,用我们的正念正行来证实大法,证实旧势力不配考验我们、阻止我们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

最后,让我们以师父9年前发表的这首诗共勉,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望,尽快提高上来,救度更多众生!

《神路难》
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

谢谢!

(2011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