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做英文大纪元的修炼体会(译文)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大家好!

我在英国给英文大纪元时报做网站编辑工作,兼写文章。英文大纪元网站每周点击率有大幅的增加,真正成为了正法的一部分。

一个星期二,我正念十足,在网上编辑文章、查找出处、把文章加上图片、加上相关文章、分页、加大小标题、专栏引述并把文章放进适当的版面。我想我工作做得真好,对自己说:哇,我真是游刃有余!然而,第二天我醒来就抽筋。我两个多星期没有炼整套功法了。头天晚上我打坐时使劲搬腿,想让脚心更向上,我想抽筋是报应。有求。

我觉得头昏眼花,抑郁沉闷。我很执着这件事,并希望在晨间学法时与一位同修交流。我知道我得提前离开去做网页编辑,而且法得一会儿才能读完。但我等不及,于是我问他我们能否交流。他说我们应该等到学完法。最后只剩了几分钟的时间交流。我孩子气的一面说:好吧,你不像我那么想交流,那我就不奉陪了。我就生气了。

我已越来越多的注意到自己孩子气的这一面。它出现在与妻子的关系中和工作关系中,尤其是与老板的关系中。过去我放纵了自己的这一面,没有看到它的魔性,只照顾其脆弱,其渴求。

在英文大纪元工作帮助我看清,这些执着是那么的多余。做网页上传,报告等技术性的工作需要首先考虑别人。要想给读者正确的事实,你不能不考虑他们是否能够接受,他们是否可以理解,并通过技术把文本和图像以适当的方式呈现出来,你不能不先他后我。我们所修的真善忍在这里也能体现出。

要想与他人合作,你犯了错误就不能不说,你就得接受他人的弱点和不和谐之处以及他们比自己强的技能,并战胜非人为的困难。

天天经历这些磨难让我发现了自己的不成熟之处。孩子气对我的日常工作没有益处,令我得懈怠工作,让人失望,以满足它诸多的生理需求。

我开始执着我出活多少,同修们的工作成绩或精进程度如何,他们法读的怎么样或者他们是否在开会前学法时咳嗽来着。我根据别人对我表现的想法而这样或那样。有争斗心。

的确,我们必须做好我们的工作,但我发现自己会用出文章的数量,在网络上工作所花的时间,为了支持世界各国而没日没夜的工作,来讨好和打动别人。这就是我孩子气的一面想备受关注,想表现好,想被别人赞扬。不是为救度众生而做,而是为了成为这温暖,包容的团体的一员。

作为正法这一阶段的一部分,暴露了我丑陋的负面。我放纵了消沉的意志,就像那天早上起来抽筋并感到郁闷。我让这种旧的,于事无补的心态把我带入他们寻求安逸的意识中,因为他们是如此熟悉。

我担心别人会怎么想我。他们的想法我无法掌控。我已习惯于遭受拒绝,并已建立良好的防御,在别人拒绝我之前先拒绝他们。但是,万一他们喜欢我呢?万一别人认为我可以胜任我的工作?这很尴尬,因为这就意味着我有责任维持与他们的关系。

孩子不能承担责任。我们看护婴儿,因为他们没有经验来区分凉爽的红绸和炽热的火焰。他们需要学习一些基本的常识。我让这个没有经验的孩子负责了我大脑很大的一部分。我已经放弃了责任,向外找决定。不期望别人让我负责,并逃避责任。

在给英国印刷版写文章时,我发现人们依赖我,虽然不是非我不行。如果我每星期不交活,其他媒体同修就会比较难办。一个最重要的,我不得不参加的会议是在英国时间凌晨3点。我负责的其他网络时间是在早上6-7点。我也很喜欢每天早晨4点学法。

当我们很荣幸的能够借助神韵救度英国人,我孩子气的一面再次表现了出来。我犹豫不决,不知应该做哪些工作。最后,我孩子气的一面贪婪的拒绝放弃任何工作。

有一次,我告诉一个编辑,我需要请假,因为事情太多了。他没有任何异议,但当下一个报告期线来临时,我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点牟,准备继续做我做了几个月的工作,但没有任何活力或热情。最后,编辑不得不让我停下来。而且他还得逼着我下来,因为我不肯停。这是我向外找的方式之一 ,向外寻求帮助就像一个孩子想要规矩。

我非常感谢我身边的人,平静地接受了我的缺点。我学到了很多如何帮助我内心不羁,被忽略的孩子,我重新经历了作为一个家长如果太注重孩子们在公众场合的表现而感到的谦卑,尴尬,羞愧和丢脸。

我感谢师父一路呵护,在我周围安排了许多不带着执着或情而能够,而且一直在包容我的缺点的人。

感谢师父。谢谢大家。

(2011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