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面对面讲真相的体会(译文)

Print

【圆明网】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马德里学员。从我得法以来,已经将近3年了,我的人生和态度随着对法的不断深化认识在不断的改变。

当我最初认识大法时,最先让我深受触动的是由中共引起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自从我开始修炼以来,我一直都知道向人们讲清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残暴酷刑的真相的重要性。

(一)去掉证实自己的执著

我曾以为自己一直很投入地做好工作,,但是事实上我经常被自己的执著心所带动来证实自己,而没有想到通过自己做的项目来救众生。这是由于我缺乏对大法的认识造成的,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讲真相和救众生。

我的心不清静,所以心中总有怨气。当我看到有同修渐渐远离一个项目或同修修练不精进时,我的心就会有抱怨的波动。我的自我就会让我想到别的同修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而我做的是对的。

我那时不向内找所以我看不到自己的失误。我总是在求别人对我的认可。这导致我的心里没有想到如何救度众生。我每次做大法项目,总是希望别人能够赞扬我做的工作,当别人说我做的不好时,我会很不高兴也不想接受别人的批评。我从小就希望什么事情都能做好,从来都是尽心尽力,在我自己都注意不到的情况下,我一直是这样做事,所以我即使做大法的事也不想着证实大法而是希望别人不要批评我,也不希望任何人对我有负面想法。

师父在《在洛杉矶讲法》中说:“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习惯上总是看别人的不足,从来不重视看自己,别人修好了你又怎么样?师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吗?你为甚么不接受意见老去看着别人?却不向内修、找自己呢?一说到自己的时候你为甚么不高兴?你们在座的有几个在突然间有人指着鼻子骂你时,也能够做到心情坦然的?有几个面对别人的批评与指责心不动而找自己原因的?”

到现在我还总是光想着证实自己而不是法,又不愿意接受批评,但是自从参与了西班牙文大纪元报纸的工作以后,我就一点一点的去掉了这个心。我从来没有做过排版、设计、摄影等工作。开始时,我做的不好。我会花很多时间去做,但是结果总是不尽人意,需要从新做。在修改我做的工作时,我必须接受别人的批评而没有怨言,渐渐的,我的工作越做越好,总编也修改的越来越少,但是我还需要继续学习。

感谢师父给我提供的这么好的在媒体工作的修炼环境,让我意识到了要有一颗救人的心,做每一件事都要考虑到众生,考虑到我做的工作要展示出真、善、忍,无论是排版、编辑和讲真相,我们必须展示出法轮大法的美好。

(二)面对面讲真相

每个人证实自己的心实际就是一个展示自私心理。这个自私的心理会使得我意识不到参加各项活动的重要性。不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自己的腼腆心和不敢在公众下讲话的怕心在不断的膨胀。这些执著成为我清醒认识自己和在大街上讲真相的障碍。

事实上我那时并没有在做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事情。自己没有勇气和常人面对面讲真相,也不去参加集体征签的活动,也不去集体炼功点。心里想着因为项目不同,这是我讲真相的方式,而我做的已经是足够了。刚才提到的各种执著心在加上我的懒惰心和求安逸的心使得我这样想。因为一个星期都在工作,工作之余做讲真相的各个项目,心里想着,到了周末我也应该有休息时间并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

师父在《正念除黑手》中说到:“不要再叫邪恶钻空子了,不要再被人的执著干扰了。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走好最后的路吧,正念正行。”

我当时心里明知这样做不对,但还是没有改变。这是我当时尽管天天学法也没能去掉的自私心理的真实反映。我在讲真相方面的欠缺,使得我这个缺口越来越大,让旧势力钻我的自私心、求安逸心、懒惰心和怕被别人批评等心的空子。

一些同修对我讲去参加集体活动的重要性和对自己修炼的好处。当他们给我讲这些的时候,我的心浮动很大。在那个时候,回答学员们的不是我而是我的显示心:我做了这个又做那个,已经没有时间在做别的了。其实,这些只是各种各样的借口。

师父让我们面对面讲真相,我们讲的同时能够发出正的能量,听的人则跟着我们的正念之场纠正自己,而当我们人越多时场越强,而经过的众生们就会被这正念之场所吸引。所有的众生都在等着被救,而我们是唯一的能够给他们机会让他们摆正自己位置的人。

一天我们在广场上讲真相,我的眼睛发现了一群让我觉得熟悉的人,他们从签名桌前看也不看就走过去了。我意识到他们是我以前认识的老朋友,我走近去确定一下,结果双方都非常吃惊的认出了对方。他们住在离马德里600公里以外的地方,如果不是在那里碰上了可能这一辈子我也不会再见到他们了。当我开始讲真相的时候,他们就对我说他们是共产党。但是当我给他们深度的讲中共对中国人民犯下滔天罪行时,他们都震动不已。给他们讲完真相后,我就想,如果我那天没有去参加这个集体活动,他们就这么走过去也不会停下来听真相,那么他们就失去了一个摆正自己位置的机会。突然间我感到很难过,对那些由于我的执著心,我强大的自私心而失去机会的人们我感到非常的惭愧。

(三)意识到自己的使命

我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突然有一天我的心从沉睡中惊醒了。我意识到我一直在向外找。我应当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学法、发正念和讲真相。我们帮助师父正法,如果我留在家里,那些应该被我救度的有缘之人将不会有机会得到真相。如果我坐在电脑前,而不能清理自己不好的脏东西和执著心,我将不能帮助他人。

此外,当我们出去讲真相时,我们会遇到困难。而这正是非常好的去掉我们执著心和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我被惊醒了,放下了对同修们的不愉快,也不再总是只看别人的不对。我的善心开始向前迈进了几步,我也清楚的明白了我是为自己修炼,我必须做我应当做的事情,师父和其他的神指引我回到我真正的家,那时我终于明白我必须回家。

迈出这一步后,我感到我的内心是平静的,我感到非常美好。每次从一个集体讲真相活动回来后我都感到身体在飘,身体内聚集了很强的能量让我想不停的走动。

自从开始讲真相,并把这当作每时每刻都应当做的事,使我的自私心和埋怨别的同修的心被渐渐的修掉。对我来说,改变自己对同修们的看法是非常重要的,我应当看到他们神的一面,正的一面,不再心里埋怨别人。

有一名同修的心完全在讲真相上。去哪里都带着真相资料,她的心永远在如何给世人讲清迫害真相上。尽管我们离的很远,但是她总会打电话来与我交流。她有很多讲真相的经验。我们不断的互相学习,从不想别人没有能力或做的不好。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能做到任何一个我们想做的事情。

20/ (四)集体炼功是一种讲真相的方式

当我们很多学员在公园里炼功时,能够感觉到强大的能量场,就会吸引更多的人来学炼大法。除了给他们一个能够开始修炼的可能性以外,我们也在帮助他们得到师父的救度。当他们看到法轮大法好,炼功后感觉很好的时候,他们从内心中就在改变。我现在如果在马德里就一定会去公园练功。如果要开会,我会抽时间读法或炼功,现在这是我的首要任务。各项活动都可以同时开展。

一天,我在睡梦中经历了这样一件事:在一个很老旧房子的楼梯往上走。走进了一个主要的房间后,房间里面有很多同修,虽然我一个也不认识,但是却不感到陌生。我问一个女同修,他们在那里做什么。她对我说:“我们正在做准备,我们要上去了,你也要跟我们一起来。”我很害怕的对她说:“我不行,我没准备好,我还有很多的执著。”她想都没想,很坚决的对我说:“我知道,你还需要修口,修显示心和色欲。但是我们得走了。”我当时被怕心所笼罩,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正在发生。修好的同修真的就要上去了,而我却因为不知道上去以后将会碰上什么而害怕。上去以后,我朝着有很多穿着“法轮大法”衣服的人的方向走去,而在另一个方向有一个黑暗的角落,一个没有面孔的人朝我走来,一把拽住我的胳膊,要我跟他走,我跟着他走了两步,突然我感到那个方向有很多形象恐怖的恶魔,我挣脱它朝着同修们在的方向跑去并大喊着:“我永远不会去邪恶的一方,我是法轮大法弟子。”到了同修们那里,他们指给我一个大厅,并且告诉我应当留在那里。我进去以后,那里的人很不高兴的看着我,他们都是变形了的,我心里感到异常的难过。他们是我世界里的人!由于我修的不好,他们的处境也都艰难,而我是他们痛苦的主要责任人。我非常后悔。梦中我祈求能再有一次让我做好的机会。

这个经历使我惊醒并决心精进修炼。师父提醒我让我去掉执著。如果只做事而不向自己内心找,不去执著我就不是一个真修弟子。

我还有一个漫长的去执著的修炼之路要走。现在我还有在公众面前讲话的怕心,有时自己缺乏安全感和自信,阻碍自己讲真相,但是我会继续坚持做的。

我在逐渐的建立自己的威德,但是我要感谢师父给我的这些机会让我自己不断的完善自己。摔了跟头,我会爬起来。有法的指导,我可以不断的完善自己帮助师父救度众生。师父慈悲地帮助我,不断地给我机会重新做好。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机会的。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11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