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参加“真善忍”画展项目的修炼体会(译文)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我是英国大法弟子。我愿意把在近期的修炼和参加美术展的活动中,自己的心得体会与大家交流。

我强烈的感受到做好3件事的紧迫性,但又不能有所突破而更加精进,直到后来我注意到自己参与的项目受到了严重干扰。我也试着向内找,想找出我不能突破自己的惰性和不能用一个更纯净的心去做事的原因。

师父在《瑞士法会讲法》中说:“人有许多执著心,各种观念,七情六欲,所有的思想都在你的脑子里,可是这都不是你。我说这个门全都敞开了,就看你们的心,就看人心,能不能够修,还能不能 有返本归真这样的思想,这样的念头儿。所以我告诉你们,所有干扰你们思想的可能都不是你。至于有些人在常人的利益当中他放不下,或者是他分不清那个思想是 不是自己,他把不好的思想也当作自己,我们就绝对的不再管。为什么呢?因为人把那不好的思想已经看作是自己了,我们这一切却不能给那个不好的思想。”

我认识到:真正的我是那明白的一面,而不精进的那一部份,恰恰是我宇宙中应该被抛弃的粒子和因素结合。我要弄清我是谁,那答案就是真正的自我。我认识到:所有坏的因素恰恰不是我,而是后天形成的观念和业力,而且它们都是生命体,它们抗拒被清除;它们让我相信它们不仅是我的一部份,而且它们是真正的我。

经过学法,我认识有了提高和突破:我应该有慈悲心而不是一味地自责,因为那不是真正的我;而现在我已经看清它了。当我认识到这些,我感觉害怕和不舒服;事实上,这些感觉正是产生于我的观念和业力害怕被清除;这一认识过程给我带来从没体验的变化。我感激师父耐心地等待我对法的理解提高;让师父多次失望我深感内疚。

事情好像都是事先安排好了似的,几天后,我搬到了另一个城市,刚好“真善忍画展”就要在这里展出。从开始,我便参与这个项目;在这个展览馆,我全天为美展服务长达七周;在一共近四个月的巡回美展中,我参与其中,没有休息过一天。

在参与真正救度众生项目中,我知道光在表面走正还不够,每天还要学法炼功。我也多次感觉与神韵推票很类似:尽管我认为自己做的挺好,但看神韵的观众并不多;我搞不明白我的毛病出在哪儿。时间不等人,我应该更清醒自己在正法之中的位置。

在展览馆里,我们常常一天忙到晚。晚6点闭馆时,还有大量的观众进来。我们就延长开馆时间,有时过了晚11点还有参观的人。我想:这个展览能靠我吗?我要把我的心调整到最好的修炼状态。一天晚上,我有好多事要干,就在展览馆后面的办公室过夜。我很累,但又睡不着。我想要诚心去做事情,但感到困难,有压力。我没法入睡,我想找师父,谢谢他为我提供这些机会和困难,能让我在正法中做大事儿。
我的主元神飞离身体,我看到自己飞越一些宇宙空间并到达极高的地方;穿越很多星座,星系和星云。我知道还有更高处,但是我在那里停了下来。一到达那里,我看见师父在右边,微笑着;两个神在左边,站在云彩上。在两个神的后面是这一层天国的入门处,天国被发着紫光的云覆盖着。两个神面色严肃的站那儿,好像保护着入门处。只有师父知道我们为什么在这儿见面。这两个神严肃的警卫这一范围,他们瞬间就可摧毁任何一个生命,如果这个生命不属于这一层或想打探这儿情况的。因为我是找师父来了,我就对师父的法身说:“请接受我冒昧来这儿的歉意,我是带着一个肮脏的思想和一个肮脏的身体站在您面前。我知道没有任何人类的语言,就算我用多么伟大的字眼,对您来说都是肮脏的,但是我希望谢谢您,您为我做的一切并让我助师正法。”

有过这次经历后几天,我们要举办美展的开幕式,由于准备这个开幕式,我炼功和学法不够。睡前,我心里想:要是再来一次主元神飞上升去的经历就好了;结果由于自己的追求,我睡过头了,早5点发正念没起来;还梦到一个魔来了,还说是我的师父。整个梦都使我很沮丧,实际上是指示我不应该追求任何这种事情。

美展的经历是美好的,心性提高是极其快的,而且我也看到与其他同修一起融洽的工作。看完画展后,很多人来到我们的桌子前。我们在一起交谈,好像我们是老相识,只不过很久很久没见面了。我们去的每一个城市,都引来了不同的人群,好像他们代表宇宙不同层次的生命。很多事情的确于我们清除自己执著心的好坏有关。一些冲突表现出来都很严重,但是当向内找之后,他们瞬间就悄悄地消失了,好像用他们象变魔术一样,来提高我们的心性。美术展中要求合作好,而同修们具有纯净的心态,合作是融洽的;在与只会中文的同修的合作中,甚至一个眼神我们都彼此明白。

在那些展览会的日子里,每天都有很多人被美展感动得流泪。很多人看过展览后,又回来,带他们的亲朋好友来看展览。我记得有一次,一位大约35岁的妇女,衣着得体;她一边向我走来,一边反复说着:“我真不知道,这事情正在发生着......”。她老是流泪,大声的啜泣着;她一直哭了几分钟,身子轻轻的颤抖;后来才慢慢的平静下来。那时,我也想哭;就跟几年前,当我得法和知道迫害时的情景一摸一样。在她哭时,我真不知道我该做些什么;那时,62幅画的周围全是观众;其他同修或发正念或在外面发传单。此情此景非常令人感动,鼓舞我们利用这一机会助师救度众生。

我记得在某地的一个展览馆里,来了两个小伙子;他们很健谈,滔滔不绝的评论每一幅画作,独到的见解展现着他们的艺术天分。他们谈起来就没完没了,我开始考虑如何向他们讲清真相。我必须得快点行动,我先清理我的思想,然后产生一个纯正的场,这个场没有任何思想,但能抑制他们人的一面和执著。我就翻开一本书,假装读着书,其实我在发正念。当他们看完最后2幅画后,就离我还有5米远时,他们好像想不起来该说什么了。他们默默的向我走来,静悄悄的站在我面前,那表情好像是希望我与他们交谈。我给他们讲完真相后,他们诚心的感激我们为这座城带来这一美术展览,能让他们了解法轮大法。

我们也不失时机的在外面发传单,读了传单的人们,也不想去别处了,就进来看美展;连路对面的行人也过来接传单,读完后就穿过交通繁忙的大街进来看我们的美展。有一次,我把传单递给一位老妇人,她突然转过身来,一言不发的站着。突然我发现,当她一看到传单和展览馆的入口,她的眼里充满泪水,快要哭出来了;她反复的说:“这就是我要找的,这就是我要找的!”这位妇人默默的在入口前笔直的站着,眼泪在眼圈里转着,用她那微微颤抖的声音说着:“我离开家后……我想去银行?也许去买点东西?但是这才是我一直在找寻的东西!谢谢你!谢谢你!” 在她和画展之间,还有一条很长的走廊,但是她开始走过去了,姿态高贵,好像慢慢的进入了天堂。我也被她那形象深深地感动了。

有一次,我们在另一城里办美展,由于环境的差异没有多少人来这儿参观。我打算改善这一状况,但是我感到一种无从下手的压力,我们那时太需要正面的支持了。我早就买好了回家的汽车票。两天后我们就要开展了,需要帮忙。我也不顾我的汽车票了,到市中心发传单去。我发了一会儿传单,也没几个人肯接,也不睬我们的横幅。我心里暗暗的求着师父:如何做才能帮我们改善美展的现状?在我要搭乘的汽车出发时间过去不久,突然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好像一些坏因素从我体内被清除了。很多人开始接传单了,环顾四周也有一些变化,我知道师父在帮我们。后来我们有了一个很成功的画展开幕式,观看的人很多,气氛非常热烈。

我记得有一次我和同修交流如何引导观众,从佛雕像画的画展主题画开始,以一个正确顺序来欣赏画作。第二天早上,我在靠近入口处读《转发轮》,并等来访者。正当我看佛的雕像画时,我的天目开了,我看到整个雕像发着金光。当我看佛像的脸时,佛像开始说话,但我听不到声音。佛像的脸部在动,胳膊稍微转动,像活的似的,带着喜悦的表情,充满着正的力量,自然的站着。那时我悟到:师父法身正在说话,以及我认为:在美展期间,师父法身或许能和每个参观者明白的一面沟通。

我心里还有很多话想讲述,发生着大量的美妙的事情;心性在提升和更多的生命被救度。“真善忍”美术展览在救度众生方面已经填补了“神韵”无法演出的那些城市。

观看美展前后,人们看上去已是大不相同。人们的理解也已通向高境界,他们看起来很高兴,来看画展和了解真相好像是他们等待已久的事情。人们不吝其辞赞美美展,从心底里感谢我们为这城市的人们带来这样的真相,让他们从艺术中欣赏中收益巨大。虽然我们自己看不到,当人们含泪感激我们这样的事情,在正法中的意义,但我们的确认识到:他们的感激是为他们背后大量的已被救度的众生所发出的。我希望更多同修走出来,收集这些可贵的生命,救度他们。

上面所写是我在近4个月,从我走出来参与“真,善,忍”美展的项目开始,协助办美展的个人经历。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2011年伦敦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